追忆程乃珊只要她在就有笑声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四月的上海乍暖还寒,鲜花却早已吐露芬芳。在4月2 日的世界读书日,名为 人间四月芳菲天 的海上女作家201 年春季新作朗诵会在上海普陀区图书馆举行。活动由上海作协创联室、海上女作家研究会和上海故事广播共同策划,普陀区图书馆和长宁区图书馆承办。当天下午的朗诵会上,七位海上女作家王晓玉、王小鹰、王周生、孔明珠、孙小琪、风铃、孙未的到场吸引了数百位读者,在由专业播音员朗诵作品的同时,女作家们也讲述了作品背后的故事,并在活动之余追忆和缅怀了刚刚逝世的上海女作家程乃珊。

朗诵会首先对雅安地震的受灾群众进行了默哀,随后诵读了现年已104岁的女作家,也是上海在世作家中最年长的罗洪先生的作品《我学太极拳》。在朗诵会中,王小鹰的作品《父亲留下无价宝》勾勒了她父亲、诗人芦芒平凡却又灿烂的一生;王周生的《长路尽头》 则讲述了父亲最后几年的人生,刻画老一辈对于生死问题的豁达和坦然,在播音员动情的朗诵下,在场的读者无不动容。同样是记录生死,孙未的《爱尔兰的葬礼》 处处彰显着爱尔兰民族对于生者的安抚:葬礼的存在,是为了让生者围聚、待客、闲聊,从而捡拾起新生活的勇气。孔明珠在《叹着气,想念您》中重新认识《包法利夫人》 中燃烧至死的热情,孙小琪则以《似水年华》追忆被高楼大厦替代的弄堂年代,风铃以诗歌《虚拟世界冲浪》分享她与互联之间细致入微的情愫。在点评和总结中,王晓玉将女作家们对于文学多年的执着、 誉为 上海最值得骄傲和引以自豪的文化资产之一 。

多年以来,上海女作家的群体逐渐壮大,无论是人数还是创作成就,无论是对当下生活的描摹还是对历史往事的追溯,上海女作家群都是文学星空中一片极为耀眼的星云。但近几年中,几位女作家的陆续离去让这片星云黯淡了几分:陆星儿、李子云、蒋丽萍,如今被称为 上海 LADY 的程乃珊又猝然离世,海上女作家的阵容不再完整无缺,原本充满欢笑的聚会因为她们的离去而添加了一丝落寞。

了解到,就在本次朗诵会筹备期间,王小鹰曾联系程乃珊,希望她也能参与朗诵,结果程乃珊的丈夫告知她正在治疗中,身体虚弱而无法成行。 那时我还说,如果身体好一些,能出来走走,就请一定要来。 王小鹰说,但未想没过多久就获悉她离世的噩耗。得知消息后,她和王周生等友人当天赶到程乃珊位于富民路的家中,家里的每个角落早已被鲜花围簇,寄托着友人和读者们的哀思。 直到离世前,她都不知道病情的严重性,还在问自己的先生病能不能好,还希望能积极接受治疗,她一直对生活抱着希望。

如果程乃珊在场,这里会是最热闹的地方,她有这样一种能力,只要有她在,就有笑声。 王小鹰对于程乃珊的印象一直都是开朗、热情、热爱生活,她们在1985年一同进入上海市作协,成为专业作家,1986年一同赴美国学习考察,彼此之间交往很深。 她出身大家,又能神形具备地刻画老上海的种种格调,她有着精致的生活态度,但她本人却并不好奢侈,也不喜欢浮夸,以前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处去逛。在她看似闲适的写作背后,读者看不到的是她长期、大量的采访工作,对于可能有用的信息,程乃珊总是特别专注和认真,不肯遗漏丝毫。 在王小鹰的《长街行》问世后,程乃珊曾和她说,自己也要尽快投入一部关于她母亲家族史的长篇小说创作中, 她的写作总是被各种约稿打断,她也不忍心拒绝人家,总希望能帮到别人,这是乃珊的性格。 直到她离世,这部作品也未能完成。

最早在微博上发布程乃珊辞世消息的王周生则惊讶于微博的传播力,在22日清晨消息发布后,很快就获得了近万条转发和评论,并有来自于世界各个角落的读者留言和询问相关消息。 她的读者遍布海内外,在获知这一消息后,大家都惊讶和不敢相信,这位他们喜爱的作家就这样离开了。 在微博上,王周生对这位友人的写作评价是: 她书写的旧上海,还原这个城市贵族的尊严,高雅而温馨。 未满一个月内,上海文坛先后失去了赵长天和程乃珊两位作家,王周生对此痛惜不已: 我太痛心了,他们所种的 地 就要荒芜了,但我也相信,总还是有人会来继续耕种的。

尿不尽解决方法

夜尿增多的危害

尿不尽治疗方法

小儿厌食怎样治疗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能吃啥药
灯盏花产业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