惆怅一样窗前月

不知是谁起的头,话题突然转到了女人身上。

一群纯爷们儿在场的酒桌上往往会是这样。话题开始的时候,无非是谈论人际关系、财富实力,生活状况等等。谈论这些的时候还算靠谱,继而会谈论足球篮球,谈论利比亚战争,谈论日本大地震、谈论国家政策之类的政治体育军事类话题,这就扯得远了,完全跟在座的每个人不粘边际嘛。而男人偏偏总是不会甘于寂寞和平庸,喜欢谈论那些形而上学的、大而化之的、跟自己的生活丝毫不搭边儿的事儿,仿佛这样的话题能给自己找到一点儿心理平衡,可以满足心底下那点儿小小的虚荣和膨胀。能在酒桌上侃侃而谈、对什么事情都能说出点儿道道儿的人,基本上可以为成为焦点而沾沾自喜,自鸣得意。然而,先前谈论的那些,仅仅是舞台的序幕,是曲子的过门儿,是好戏开锣前的预热和走台。半遮半掩、犹抱琵琶之后,就像河流终入海,话题的终极走向会是——女人。女人,往往才是男人酒桌上话题的高音儿部分,也是整支曲子的最华彩乐章。

宇文秀显然是热酒上头了,神经完全脱缰,语言开始踉跄。五个人,撇开我不喝,他们四个人干掉接近两瓶52?泸州醇,快顶得上每人一斤贵宾密州春了。话题怎么从经纶事务转到佳人美色上面的,此前毫无预兆,就好像偶然推窗,见窗外千树万树梨花开那么自然。宇文秀眼神里有些狎昵的意味,对着我说,刚才咱俩在下面点菜的时候,那服务员小姑娘长得挺标致的,是吧?

我说,哪个啊?没在意。

宇文秀向我表示不屑,认为我是在装B。我说,真没注意,我只专注于陈列柜里的菜品了,心无旁鹜,视而不见,再说,我高度近视外加散光和老花,看什么都是月朦胧鸟朦胧的,你认为不错就不错吧。我已是日薄西山,到了无心赏花的年龄了,声色不能动我,朽木不能逢春了。

众人笑。五个人里头,我年龄最小,我这样说,好像更加验证我在装B似的。不过,到了过四奔五这般年纪的人,人生在走下坡路,些许的失意和惆怅总会有的。即便谁谁站起来拍着胸脯说自己还是猛男,还能提枪跃马纵横驰骋,那也会被认为是在故意掩饰自己的体虚、心虚和不自信。宁焕刚说,对于男人来说,权利金钱地位是最好的催情剂,腰杆子硬就一硬百硬。宁焕刚有资格这样说,他早早在官场出道,人生起起伏伏,体会定然深刻。

宇文秀接。是家里打来的。先是媳妇儿询问行程,再是一双儿女轮番在里找爸爸撒娇。宇文秀婚姻坎坷,在我们同学圈子里,都有孩子上初中的了,他的婚姻还未踏实。后来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娇娘子,年龄相差悬殊,同学都笑话他或者是羡慕他也说不定,普遍认为他是老牛啃嫩草或者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们婚后久无子嗣,老爹老娘盼着抱孙子都盼得望眼欲穿了,期间还让我出面做宇文秀的工作。有次,我带着自己的女儿去他老爹老娘那里串门,老太太挽着我女儿的手竟然眼泪姗姗,对宇文秀说,你个不孝的孩子,你看人家,从小一般长大的人儿,人家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要让我和你爹盼到啥时候啊。宇文秀的妻子恼怒且委屈地摔门去了卧室,弄得宇文秀里外难堪,进退不是。老太太也是真着急了,但是,抱孙子这事儿,得等到瓜熟蒂落,是种子和土壤、水分、温度的有机结合,还得加辛勤耕耘才成,任是谁人能劝说得了的吗?也不是别人能掺乎的事儿啊!本来不抱什么指望了,谁料想宇文秀在42岁那一年,一炮双响,放了两颗大大的卫星,小娘子为他生下一对龙凤胎,我们同学都跟着高兴,称他为“两弹一星”的功勋战士。

宇文秀在里用甜的发腻的音调跟刚刚牙牙学语的儿子和女儿交流,完了之后,喟叹说,看看你们,孩子都快成人了,我的缰绳才刚刚套上脖子呢,算起来,你们到60岁的时候,可以清闲地喝茶聊天晒太阳,我还得替他们带孩子。耽误喽,耽误喽。

卜文辉说,耽误什么啊,耽误也是你自己的原因。刚毕业的时候,我们漫山遍野剜菜,也不管糙好丑俊,先剜到篮子里再说。你可倒好,在花丛里滚过,乱花渐欲迷人眼,挑剔厉害了不是?不过,最后挑选了最水灵的一棵,也是你小子的造化。

邱金光说,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喝酒!

两瓶高度白酒告罄,其他人倒没啥,宇文秀明显是沾酒了,脸色酡红,话语都透着润泽和疏篱,自发自主自动地谈起自己的罗曼史。我们有耐心听他回忆,也有机会各自回忆自己的青葱年华。到了我们现在这个年纪,没有回忆是可耻的,没有经历是可悲的。一张白纸固然纯洁,可是,纯洁的另一面,反衬出来的是幼稚和苍白。等到了耄耋之年,坐在摇椅上慢慢聊的时候,你能聊出点儿啥来呢?我们耐心地听,听宇文秀慢慢聊。

忘了介绍一下,我们五个,都是同学,是错综复杂的非嫡系的同学。我叫岳半山,和宇文秀、卜文辉属于高中嫡系,和宁焕刚、邱金光是一竿子能打得到的旁系关系。他的不同时期的同学,我的不同时期的同学,找到一个共同的交集,所以经常走到一起。详细介绍这些,就显得复杂了,也与主题无关,只是说明一点儿,我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对于本文来说,只是增加事件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叙述者、倾听者和发布者之间,不存在欺瞒,坦诚是最可贵的。我在这里啰唆,当时宇文秀等不及了,他的叙述把我们一起带回了18年前。

18年前,在我们青春迷惘和情窦未开的时候,各自奔赴不同的人生路程,各自为战,各自珍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经历。卜文辉在自己的第一家店铺里第一次搞定了自己的女职员,后来被女职员套牢,把女职员摇身变成老板娘,属于典型的“炒股炒成股东,泡妞泡成老公”一族;邱金光那时被利益驱动,与父母同事的女儿联姻,结成利益共同体,蝇营狗苟,小日子滋润得紧;宁焕刚则一直在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风流快活的不知今夕何夕;惨的是我和宇文秀,那个年龄,只有遗精的份儿。后来,我终于不再孤单,有了自己的结婚对象,而宇文秀还在感情的漩涡里徘徊,水深火热,苦苦挣扎。

用现在流行的话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当时我们都没有耍流氓,不是不想,而是没有耍流氓的条件和资源。当然,我说这话的目的,不是说宇文秀有,他也没有。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寻找书上影视里说的那种爱情。哦,爱情,那种让人陶醉的爱情。现在想想,真他妈的奢侈!

进而思考一下,宇文秀也不是不想耍流氓,他也没有多少条件和资源。他所有的全部优势,只是年轻,有一张拿得出手的文凭,再就是身高和容貌。对于宇文秀来说,年轻和文凭不是必要条件,只是充分条件。必要条件是身高和容貌。

宇文秀身高一米八二,相貌堂堂。往人群里一站,木秀于林,风流倜傥,再带上一点儿笑容和谦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我那时一直认为,他的笑容和谦逊是装出来的。要是具体描述他的模样,如果有人还记得一个过气的电影明星张丰毅的话,你们设想一下,减肥版的张丰毅就是他。上学的时候,我坐在他前排,他坐在我身后,我前面的一个班花级的女同学,总是有意无意地回头。起初我以为是在看我,暗自兴奋。后来宇文秀找我说,那个班花给他递纸条表达爱意,让我帮他拿个主意,我的心立即凉了半截。他没看上人家那班花,导致我也对那班花不再感冒,把他的心火扑灭,顺便也把自己的心火掐灭了。这些情况,是某一个晚自习之后,我们在学校操场上,他就着明媚的月光说给我的。忘了介绍,那时,我们是搭档,我是班长,他是团支部书记。我们探讨这些,既有私人感情的成分,同时还属于班级工作的一部分。记得那时候班主任找过我,问我班里发现没发现早恋苗头,我对班主任保证说没有。班主任信了,确实我也没撒谎。如果说宇文秀和班花儿的事儿算的话,也扼杀在摇篮里了。那晚,班主任喃喃自语,为什么理科班早恋问题层出不穷,我们班就没有呢?不是你们这帮人守纪律吧?我无法解释,也确实没考虑这么深层次的问题。后来班主任在放我走之前,好像恍然明白了,哦,我们班的女孩子整体上不出挑,而男生则整体条件偏好,男女条件失衡,嗯,我倒是不用为这事儿担心了。出了老师的办公室,偶然抬头,望见天空的那一轮明月在静默地盯着我,月华清冷,散发出惆怅的光,照耀着热闹却惆怅的校园。

后来,我高考落榜,直接参加了工作。宇文秀则到城里改学美术,两年后考入某美术学院。两年间,我有了女朋友,他到大学后还是一张白纸。大学的第一周,学校的素描课用到了女裸体模特。他第一时间给我写信汇报他的感受:太他妈的激动了,当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堂课下来,竟然激动得什么都没画!此时此刻,我和女朋友已经摘桃偷瓜,蟾宫折桂,于男女之事小有经验,很有嘲笑他的资本了。于是回信:老土,兄弟我早已登堂入室,风云际会之期,管它什么巫山云雨洛川神!宇文秀看了,估计会在学生宿舍里一口气做上三百个俯卧撑。

大二的时候,宇文秀恋爱了。女朋友是隔壁师范大学的,他们在一次学生会组织的联谊中认识。当时,一支舞曲下来,宇文秀把人家的鞋子踩得面目全非,就是他那样笨拙的舞蹈动作,踩中了女生的芳心。确定关系之后,宇文秀第一时间把这好消息告诉我。我一方面表示祝贺,另一方面又在质疑,对他说,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为什么舍近求远不在美术学院找,而是跑到师范大学找呢,难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同班级同专业才能了解得更深,才有共同语言嘛。我这只爱情的雏鸟当时不知天高地厚,大言不惭地当起他的爱情导师。他有他的理由,他认为,同行总是相轻,因为太熟悉,反而没有了积极探究的兴趣,再说,身边尽是歪瓜裂枣,支楞不起眼眶子来。

每个人的爱情观不同。有人认为爱情是盲目的,不带任何功利色彩;有人则认为爱情是清晰的,有条件的,对称的。鲁迅先生说焦大是不会爱上林妹妹的,可是老毛却说,泥腿子可以在地主老财家 的牙床上滚一滚。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即便是哲人智者,也指导不了俗世男女的爱情。到底是取色取德还是取财,总要有所侧重,哪有无缘无故的爱情呢?

以宇文秀长期画石膏像、画人体而训练出来的审美眼光,估计他猎中的女朋友,不是国色天香,就是阆苑仙葩。果然,我出差到省城的时候,得以一睹仙颜。星期天他和女朋友一起招待了我,带我游千佛山,逛大明湖,看黄河水道。女朋友叫杜维佳,长得像费雯·丽扮演的“玛拉·莱斯特”,说话温婉,举止得体,乖巧可人。吃饭的时候,小鸟依人般轻轻依偎在宇文秀身边,说两句话拿眼神瞄一下宇文秀,那眼神像极了费雯·丽。在我看来,他们恰如一对神仙眷侣,令人艳羡。

我私底下冲宇文秀竖大拇指,那意思是杜维佳行,太拿得出手了。他冲我轻轻地笑,那笑容很得意。他让杜维佳给我们俩照相,相机是“美能达”单反机,那时值三千多块,价格贵的令我咋舌。当时我才每月百十元工资,不吃不喝得攒三年才能拥有这样一架相机。他说这是杜维佳买了送给他的,我大致能估摸出杜维佳的家庭状况,以及她和宇文秀的关系紧密程度。那天下午,宇文秀和杜维佳要带我逛百货大楼,帮我参谋给我的女朋友挑选礼物。我说不必了,我就是出来公干,带什么礼物啊,怪麻烦的。杜维佳说,带件儿吧,你女朋友肯定会很高兴的。宇文秀也怂恿说,听小佳的没错,女孩子最懂女孩子的心理。杜维佳嗔怪地对宇文秀说,你们男孩子,就是粗枝大叶,完全不懂,根本不顾及女孩子的感受。我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假装自己是对女朋友很细心的人,于是让他们帮我挑选了一双棕色牛皮凉鞋,鞋面系用三条皮带袢就,收口于脚踝部位,设计简约前卫,精巧大气。这双凉鞋花掉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带回来给送我女朋友。我女朋友兴奋的不得了,穿着它到处炫耀,对我感情的粘稠度上升到了最高级别,同时,从我对买鞋过程的描述里,提取了对杜维佳极大的好感。由此可见,女人真是物质动物,男人的小恩小惠能搞定一切。

以后在和宇文秀的书信交流和语言交流中,对杜维佳的称呼一律为“小佳”,宇文秀这样称呼,我这样称呼,我女朋友也用这样的称呼,虽然她们没有见过面。因了一双鞋子,竟然拉近了女人的距离,谁说女人与女人之间是天生排斥的呢?

寒假的时候,宇文秀回来,我们就有机会畅谈,话题当然主要是围绕小佳展开。他说,这身西装是小佳买的,这件羽绒服是小佳买的,这双皮鞋是小佳买的。当然那架相机就不用说了,我早已知道。我糗他说,你找了个富婆啊,怎么让我觉得有卖身求荣的感觉呢,然后我故意冲他做呕吐状。他一脸失落的神情,很认真地说,这正是我苦恼的啊!小佳的父亲在老家是有名的医生,家里坐拥三层楼的诊所,算是当地的富户,膝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女儿花钱自然不会在乎。小佳给我买衣服,买学习用品,每月还给我不少生活费,真是让我汗颜,甚至觉得伤自尊。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脸往哪儿搁?真他妈的成面首了,无地自容啊。

共 21 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囹圄是最大的自由,桎梏是最大的解脱。婚姻貌似裹住了一个人,其实也给人一个别样的空间。小说的字里行间,处处蕴含着人生的深刻哲理。作者用既细腻又狂放的笔调,勾勒出了一群挣扎在情感漩涡的中年男女的生活现状,由阅历世情的感慨,进入到感情和婚姻的话题,再到人性的反思与探讨,步步深入,直逼人的内心柔软处。精彩小说,!【:上官竹】【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11124】

1楼文友:201 - 15:1 :24 小说文笔老练,故事曲折生动,揭示的主旨发人深省。欣赏! 联系:

2楼文友:201 - 16:25: 5 谢谢雅鉴。

楼文友:201 - 18:40:20 惆怅一样窗前月 ,这一句话,真的是很美,喜欢这篇文章,很壮观。

回复 楼文友:201 - 07:41:5 谢谢临屏赐教

如何预防老年痴呆症吃什么

轻度骨质疏松症状

乳腺癌术后饮食禁忌有哪些

内痔有哪些症状
病毒性感冒会反复发烧
鲁南欣康说明书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