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除夕夜

又是一年除夕夜

如能脱离人间喧哗,置身于世外桃源,沏上一杯淡淡的香茗,放一曲清幽的佛乐

又是一年除夕夜

,让心和茶叶一样,缓缓沉淀,让思绪静静的流淌在音乐的海洋,捡拾拼凑在时光中已成碎片而只属于你我的幸福。

题记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年,又来到了除夕夜。

辞旧迎新的钟声即将敲响,此起彼伏的鞭炮,震天动地,璀璨夺目的烟花,蔚为壮观,弥漫着烟雾的空气中,充满了新年的气息。

矗立窗前,似乎天堂在身边,伸手就能摸到天,我心中的你,是否就住在那边,嗅到你那清香的气息,温存就在一线间,影影绰绰却看不见,悲情的泪水,流淌在天地间

除夕的夜晚,思绪无边,记得刚结婚那年,我们在地方上那些民办企业上班,每月的工资只有三十块钱,还要交给生产队里百分之五十,辛辛苦苦干一年,也收入不了几个铜板,加上结婚第一年,要给我家亲戚们送四色礼,除了给你父亲母亲买衣服和鞋帽,剩余的钱交给你父亲拿去送礼了,春节买了十斤白面,和几十斤杂粮,割了五斤猪肉后,手中只剩下了五分钱。

五分钱你推我让,最后合理分配,你三分,我二分,呵呵,这样我们都算手中不空,有了压岁钱。

那年春节我已身怀六甲,都说怀孕人嘴馋,我也不列外。那个穷困的年代,不象现在,现在的人怀孕,想吃啥有啥,那时候的人真的很可怜,想啥没啥。除夕的晚上,我们两个围着火炉守夜,突然那些馋虫跳出来捣乱,一心想吃点瘦肉丝解馋,想的垂涎欲滴。

你知道俺脸皮儿薄,怕你说俺是馋妇,便独自起身到厨房,看见煮熟的肉块儿,口水直流,把肉块儿翻过来翻过去,都是肥的,最后捡了一块肉丝较厚一点的,急不可耐的用刀去削,哪知道心里一慌,歪了!不但没吃到肉,反而把自己的大拇指头削掉一块,鲜血直流。心里那个羞惭和委屈呀!泪珠子吧嗒吧嗒地滴。

怕你发现,结果还是没背住,你还连声埋怨:咋不说一声让我去弄,大过年的把手割伤。嘴里说着泪水已经淌到了你的脸颊上。

还不停的自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让我老婆受委屈了。

你急忙找点大安(西药片)砸成粉末,按在伤口上,把伤口包扎好以后,又把没有煮的骨头煮了煮,剔了半碗肉丝,端到我的面前,看着我贪婪的吃的好香,你一脸愧疚的笑了,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那是苦笑,很酸涩。

两个人抱着煤火炉子,守着家徒四壁的三间茅草屋,你为了让我开心,不停的给我讲那些古年朝代的幽默笑话,什么混世奇才庞振坤,如何抱打不平,又如何恶作剧,坑他老爹,坑老师和同学们等等,一晚上开怀大笑,也忘记了手疼。

或许那就是古今人们常说的:黄楝树下弹琵琶,苦中做乐吧!虽然清贫如水,心里充满温馨和幸福。

女儿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福星 ,她的出生给我们带来了喜气,带来了幸福和欢乐,给家里增添了生机,我们有了希望,也有了,为了,我们更加拼命的努力工作。

随着儿子的出生,我们的生活有了大大的好转,虽然还不是太富裕,但我们的小家庭温馨幸福,其乐融融。

每年春节,你总是提前几天就赶年集,置买年货,迎接姐姐们年三十带着孩子们回来过年,除夕夜三家团圆,热闹非凡,五个孩子不停地在门前燃着一分钱一支的小烟花。你在厨房里做孩子们最爱吃的,也是你最拿手的缯踢儿和压踢儿,忙得不亦乐乎。

记得一九八二年的春节,我们厂里赶着发货,放假晚,一直到大年三十,一家人的衣服还没有做好,没有时间给你理发,除夕的晚上,大姐看我忙,不顾旅途劳累,拿起推子给你理发,你还很不情愿。

姐姐说:来吧老弟,以前春节不都是我给你理的吗?现在有老婆理了,就不喜欢姐给你理发了。说的你挺不好意思的。

大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是个爱美专家,自己摸索的理发手艺还真不赖,喜欢给家人和朋友理发,只是我们结婚以后,你买了理发推子和剪刀,逼着我学理发,我一个农村姑娘,连推子都没见过,更没有什么艺术眼光,学起来很难,在你的逼迫下,我就每个月在你头上做实验,刚开始一拿起推子,手就发抖,好几次理的乱七八糟,长不长短不短。

你生气地说:你怎么那么笨?理这头不象是狗啃的!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一生气,把推子一撂不给你理了,看你理个半拉子咋出去,僵局了一阵子,你再好言好语的求我。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经常看看别人的头型怎么好看,不断地学习琢磨,半年以后,我的技术终于达到了你想要的标准,从此我就成了你最满意和骄傲的私人理发师了,无论出差多长时间,有时候长成了阿姨头了,也非得等到回家才理,再也没有去过理发店,也不让大姐给你理发了。

我把孩子们衣服做好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累得我精疲力竭,转眼一看,你还在对着镜子发呆呢,我抬头看看你,让我差点哭出来,哎吆!姐姐怎么失手了呢!把我的帅哥理成个棒槌头大驴脸了,这新年八节的,怎么出门呀。一身倦意顿时无影无踪, 拿起剪刀给你修剪头发,一直修到五点,终于修好了,虽然短些,但还是蛮帅气的。

八四年咱们买了电视以后,生活有了新变化,水平明显提高,每年的除夕,无论再忙,也要看看春晚,那是一年的希望,很多时候都是边理发边看春晚,可你总也没有看到头儿过。

有劲哄哄的坐那儿看春晚,还没看几分钟呢,就昏昏入睡了,我知道,一年到头,为了事业,为了家庭,辛苦奔忙,马不停蹄,你实在太累了,只有除夕的晚上,才能真正的放松心情。

一九九零年,我们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十七寸的黑白电视机,也换成了大彩电。每到春节,你总是把家里的年货买的满满的,把屋里院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院里挂好多彩色的灯泡儿,高大的玉兰树上,和八角楼的每个角上,挂着彩色的大灯笼,整个院子灯火阑珊,金碧辉煌,流光溢彩。

除夕的晚上,屋里开着电暖器,有着精美花纹儿的石桌上,堆满了瓜子糖果,一家人坐在沙发上,守夜看春晚,红色的蜡烛眏照着洁白的墙壁,大红色的福字,暖意融融。

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天儿,没过几分钟就听见你那甜甜的鼾声,姐姐和孩们看着你熟睡的样子,偷偷地笑你,调皮的外甥女儿还用小纸卷戳你的耳朵儿眼儿,吓的你一激灵,引的大家哄场大笑。

你最喜欢赵本山的节目,赵本山出来的时候,我轻轻地拍拍你,精气神儿就来了,看着赵本幽默率真,独具特色的表演,数你笑的最响,笑的开怀和舒心。

多少年来,习惯了除夕你那轻轻的鼾声陪伴着全家人的欢声笑语,看你酣然入梦的样子,心里有满满的幸福和心疼。

如今你和姐姐们都走了,你喜欢的赵本山也不再上春晚了,我的电推和剪刀,连同我的技术,没有了用武之地,再也不用除夕晚上给你理发了,昔日那除夕的欢乐,随着时光的长河漂游远去,无影无踪

夜已静止,只留下淡淡的剪影,那是我的惆怅和忧伤,让回忆停止蔓延,留下浅浅的余温,窗外寒风凛冽,吹散了心中的倾世温柔,留得一曲离殇,深深地沉思和迷惘

如说在这除夕之夜,能脱离人间喧哗,置身于世外桃源,沏上一杯淡淡的香茗,放一曲清幽的佛乐,让心和茶叶一样,缓缓沉淀,让思绪静静的流淌在音乐的海洋,捡拾拼凑在时光中已成碎片而只属于你我的幸福,该多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