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画展

灵魂画展

乔恩走在夜晚寂静的大街上,只看见展览馆的石柱子上贴着海报,上面的名字很有意思,叫做灵魂画展,门口一帮年轻人在私下切切私语。

听说了么,这个姓陈的老师真的很邪门,他能画下灵魂的样貌,这岂不是跟通灵很相似么?

我也听说了,但是并不是每次都那么灵,有的时候灵魂不愿意留下样貌,只能留下其它的什么。

你说的没错,我是听说过一个关于陈老师邪门的故事

接下来他说的是一段陈老师刚获得这种方法时候,准备去寻找一些谋杀现场的答案。通过这种办法验姃自己的能力,还有就是有助于以后解开一些灵魂的奥秘。

他拿着自己的东西进了一栋曾经有过凶杀案的房子里,那幢房子破旧不堪,十里八里的人都知道这,这曾经发生一桩出了名的案子,那是一个凶残的杀手在这栋房子里杀了这一家六口无比令人发指的惨案。

他拿起他专用的画纸,还有所用的其它不知名的东西摆放整齐,用了足足七天时间终于画出了现在在展柜前排挂着的画。

那个展柜你们也记得,和其它展柜那里不哃,里面的画根本没有一张有人的影像。

而最奇怪的是画上只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分界线两边分别是飞溅上去的颜料。

这时候有一个人很疑惑,突然问道:那些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又为什么是陈老师的得意之作呢?还有它到底谕示着什么?到底他跟灵魂做了什么交流,或是它们传达了一种什么意思?

旁边的人接着说,其实那些画正是凶案的现场,它的表达里与我们的猜想有些偏差,我们直观的想象中,那些画想必是冤死的六条人命。

在陈老师最终得出结果之前,听说他在那里呆的七天之中,每天都感觉身上有一道一道劲风从身体边缘划过。

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其实你们想没想过,在这死掉的六口人中,还有凶手也在其中,那些画正是凶手所留下来的,原来这一家六口人说是被凶手拿着一柄利斧砍杀而死的,那些灵魂仿佛害怕他一样离那件屋子远去了,而凶手被处死之后,他的灵魂一直呆在那,纸张上中间的分界线就是斧子的利刃,旁边的飞溅颜料就是斧子所带出的冲击力和鲜血。

居然这么邪门?想必陈老师在其中也受了不少的惊吓吧!

嗯,这是必然的,他跟我说他在那的时候经常发现自己用的东西上有些利器划痕。

那凶手只会留下划痕,而并未留下其它的东西呢?

这个么,我们也只是个猜想,大概凶手是想赶陈老师走的原因!

哦,谢谢你!你的回答很全面,请问美女,你是谁?怎么知道陈老师的这么多秘密?

哦,我叫李悦是陈老师的助手,更是他的米分丝。我也对他能把灵魂的印记带到这个世界感到高兴!

站在这些人中间的人就是李悦,她一边贴着海报,组织人宣传这次陈老师的展览。

乔恩站在旁边一直倾听着他们的谈论,她很是好奇,如果陈老师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我岂不是有了和自己父亲相见的可能吗?

乔恩走到了李悦的跟前对她说:您好,我刚才听说你是陈老师的助手,请问你能帮我个忙么?让我与陈老师见上一面!

李悦愣愣的看着她说:好的,好的,您是对他这次展览感兴趣么?

嗯,是的,我也对灵魂画展十分感兴趣,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他是如何办到这件事的。

呵呵,陈老师多年来苦心钻研,终于有了结果,既然你对他这么感兴趣,您不妨先进去看看里面的画展,他大概要先忙些日子,等待画展结束了之后才会有更多的时间,他现在有些累了,要知道每次完成一些作品他自己都会筋疲力尽,现在的他身体情况并不是很好。

李悦把乔恩领进屋子带她参观,乔恩头上的发卡让李悦看的有些疑惑,李悦只感觉这发卡有些眼熟,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在哪里见过。

李悦在展台前一一给她介绍着,对面是一个年轻女子的画像,那画像和乔恩多多少少有一点想象。

好吧,爸爸我可能就会见到你了,希望陈老师的办法能帮到我!

李悦被其他一些人叫走了,顺便处理些事情,让乔恩自己的看。

画展里面的话,有些狰狞,有的抽象,还有许多穿着像是上个世纪的人。更多的是一些无法解释的图案,基本就像是之前所说的那种,也许每张画的后面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乔恩踱步在这画展里走来走去,而其他人跟没有看见这位姑娘一样,无一不是对陈老师的作品发出质疑的声音。

乔恩回到原来那幅与自己很相像的画像前。

当李悦处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后,转回身准备去看看乔恩的时候。

发现乔恩已经不见了,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乔恩头上的发卡居然摆放在密封的展柜当中。

李悦很是不解,发卡的下边似乎是一封信。

李悦把里面的信和发卡拿出来的时,她看见信的内容,是一封预约陈老师的信件,还有就是告诉李悦把那个发卡转交给陈老师。

陈老师,是一个看似颓废满脸污垢的中年人,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其实是有个原因的,

当李悦把发卡交给他的时候,陈老师看见发卡居然激动的哭了起来,拿起发卡开始抚摸起来,那是一种抚摸孩子的动作。

李悦把纸条递给了陈老师,陈老师又开始大哭起来。

上面写的是时间,后天晚上预约的时间。

陈老师,您这是怎么了?

孩子,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重新开始抚摸着发卡,并没有理会李悦。

李悦摇了摇头把门关上,在门关上的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什么事摆在陈老师桌子上的那张照片。

预约的时间终于到了,这是陈老师等待了不知道有多久的结果。

他早已经准备好了纸张和颜料。不过他根本看不见来客。

陈老师老泪滴落着,双手开始颤抖。

门吱呀的被推开,陈老师说了一句: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等到你了!

那是一副透明的身躯,她来到陈老师的面前,与陈老师对视了半天。之后她便俯下身子将自己的脸沾满颜料紧贴在上面。

陈老师开始激动,那张画上终于出现了东西,那曾经是多么熟悉的脸,而今天一张可怕的画像就再次出来,那张脸庞上布满了胶布,封住人的鼻息,五官扭曲。

她又换了一张画布,将自己的脸重新印在上面,那是一张美丽的脸,一张与陈老师桌上照片一样的脸。

当她印完之后,陈老师老泪纵横,跪在地上。

原来陈老师早在五年前前自己的宝贝姑娘陈乔恩就失踪了,一直下落不明。

多少次哀叹声中陈老师说:姑娘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即便是死你也得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从此之后陈老师四处寻觅得知失踪姑娘的办法!最后终于他获得这样的方法。

目的就是在有生之年解开女儿的失踪之谜,那个发卡正是照片上的。

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的女儿是被坏人用胶布密封而死的。

陈老师拿着两幅画在地痛哭。

第二天灵魂画展已经变更了招牌。

MACC证书国家认可吗
MACC是什么证书
什么是MA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