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幽人独往来

唯有幽人独往来

走在通往清凉寺的路上,想着去体会一番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现在的我总是反反复复的在文字里寻找自己,然而却总是迷失自己。有人说喜欢文字的人孤独,空虚。在失落时应该是这样的,于是,我寄情于文字,寻找片刻的宁静。可往往事与愿违,我的心却始终静不下来。

这段时间迷恋上了看络小说,无论是课上还是在课下,总是抱着小说啃。看到会心处便笑一笑,看到伤心处,便抬头望向窗外,注视着几颗在春风中摇曳的树。我总也赶不上春天的脚步,树枝刚抽嫩芽的时候,我穿着入冬时的外衣,现在,树叶绿油油,一片片的时候,我还是穿着入冬时的外衣。想必不是天气冷,而是心冷吧。

同学叫我去唱K,我摇头说不去,同学找我搭话聊天,我含糊其辞,他们直叹;这娃完了!在课堂上,我的四周全是女生,她们看到我这个样子,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要帮我排忧解难。我一阵激灵,告诉她们我大概得了自闭症,亦或者忧郁症了。她们听完,不约而同地说我绝对没有自闭症。

随后,她们问我是不是有自杀倾向,我回复她们

唯有幽人独往来

,我有自残倾向。她们又问我是否吃饭,睡觉之类的,我说偶尔不吃饭但是时常失眠。周馨同学要给我把脉,约过了半分钟,郑重其事的说,原来才哥有喜了。大家都笑了,我只是拍着她的头哦了一声。她们又让我笑一笑,我便遂她们所愿,一扫阴霾,爽朗的笑了。她们便异口同声的说:真乖!还说我只是轻度精神紧张,有一点儿压力而已。

下课后,我依旧重复着自己的步调。同学让我请她们吃肉夹馍,我便跟着她们去。一听说书店图书狂打折,我便冒雨去逃书。一想到每周二要去买一次彩票,我也就兴冲冲的去买彩票。一直希望时间能走的快点!至少,要等到晚上九点之后,再回到寝室。于是校园里便多了我这个闲人乱窜,但总是很茫然,至少眼神是这样。

有一句话:如入芝兰之室,久闻不觉其香;如入鲍鱼之肆,久闻不觉其臭。这句话很适合现在的我。我想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饱含失意,冷落,孤寂的时候,我的情绪早已低落到了极点,我的感官世界里的一切都已趋于零。至于七情六欲,也已荒唐成一笑,很自然地联想起古人所说的君子慎独、寡欲,我也就标榜起来。当然我并不是真的君子。在身与心疲惫不堪,如此羸弱的时刻,我的进取心少得可怜。至于精神家园,早已荡然无存。

在这个世俗功利的社会,我也只好独善其身,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多少有些患得患失吧。《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电如露,如泡影,亦如梦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若我有朝一日,无欲无求,心静如水,看透世间事,那么我已经越过了心中的那道坎,超然物外了。当然,心中沉重的包袱,也会烟消云散。那个时候的我,兴许多了诠释生命的一种方式,即便是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些,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深刻。

如果将我的青春作为十分来衡量的话,我想会有两分叛逆,两分狂野,两分任性,剩下的四分是荒唐。少不更事的青春,充满棱角的青春,注定会多了些许波折。

临了,来礼佛的人却出奇的少。只有我这个幽人,静静地徘徊在清凉寺的禅房深处,细细地体味着属于我的似水流年。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