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第一百五十一章 灵兽天

牧仙志 第一百五十一章 灵兽天

黄道吉日,修仙界的目光,聚焦织天府,大织天。

灵兽仙禽腾空,剑修御剑飞驰,牧道者腾云驾雾,往来岂止万人。据传,若算上随从,二十万还余八。

又加织天府不甘寂寞的本门弟子,蜂拥在外围,以致人气鼎沸冲散云雾。

太阳于苍巅盛放,阳光普照天地。

一片乾坤,朗朗青青。

大黄山。

“咱们在朗朗乾坤之下,做这龌蹉事,不太好吧?”道牧环视左右,面上犯苦,做贼心虚,“若被传说出去,有辱门风。”

一个老实巴交黝黑青年黄显峰和他敦厚老实的弟弟黄巍,怂恿道牧一起来大黄山盗牧。

要知道这两兄弟,可是犁山大师兄和犁山二师兄。换做之前,就是打死道牧,道牧都不会相信。

“小巍,咱们走正门,似不太好吧?”黄显峰黑脸泛红,他亦是第一次盗牧。虽年纪已过百,依然臊得慌。

“怕个甚么?”黄巍一身灿灿金装,阳光下,金装流光璀璨,生怕天下谁人不识他。

“道师弟,你也算咱犁山半个牧匠。咱犁山牧匠怎能叫偷?那叫拿,就算是偷也是他们的荣幸。”说着,黄巍双手叉腰,睨视道牧和黄显峰。

理直气壮做龌龊事儿,只怕织天府没几人。

没多时,三人登临山门。

“石麒麟,久而不见。”黄巍右手一挥,拳头大小的灵髓,飞向石麒麟。“汝精神倍加,小辈已老矣。”

石麒麟一口接住,咔擦咔擦,细咀慢嚼,神态老神在在,吱吱呜呜,“死胖子,黑炭头,红眼小子,三个孬货,每一个好东西。”停顿须臾,俯视道牧三人,“山上,还有两孬货蠢蠢欲动,你们怕是一伙吧?”

“呃……”道牧和黄显峰,二人毕竟皮薄,恍惚对视,做贼心虚。却见道牧二人挪步,哒哒哒,远离黄巍三丈外。

黄巍面部抽动,肥肉光下异彩,暗骂:“两个没出息的东西!”说着,走近石麒麟。

道牧和黄显峰不甘不愿,满是尴尬跟上黄巍脚步。石麒麟突然开口,眼睛空白如纸,眼中忽生两轮血月,“红眼小子,你身上的火,时大时小,摇曳不定。火光更是时亮时暗,你在迷茫甚么?”

“我在迷茫甚么?”道牧驻步颔首,血眼对血月,话空气虚,“我死了才好,还是不死,才好?”

“牧星镇吗?”石麒麟把骄傲的头颅垂下,站于其灵台上。半个身体却伸出大半,大脸对小脸,大眼对小眼。“短短十九载,你做过的正确选择,比老祖我还多。其实,你心中已有答案。”

说话间,一口一口呼出石头霉臭的气味,口气更是润得道牧的脸,铺上一层湿。倒不觉得多难闻,只觉脸上有些瘙痒,“前辈将笑了,若是如此,道牧何以至此?”

只见道牧抿嘴微笑,不知是嘲讽石麒麟,亦还是自嘲。其中复杂,好比石麒麟的呼出的口气,唯有道牧本人方知。

闻言,石麒麟摇头嗤笑,掀起道道气浪。黄巍兄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吹得滚落下山。巨啸拍来,道牧却如中流砥柱,巍然如山。

“世间流传着一个传说,真阳自宇宙黑域初升,升至三十三天天外天,看尽人世百态炎炎凉凉,直道‘人非人,灵非灵,鬼非鬼,仙非仙。’而后又落回宇宙黑域,不再冉升。”

“红眼小子,无论你日后到了宇宙何处,登临天外几个天。希望你能记住,牵牛星是你初升的地方,亦是你的归巢。”

话落,炽光闪耀遍天,浑如针扎眼珠恁般疼痛。道牧睁眼不敢闭上,鲜血狂流,眼前一片白。直至一轮血日,于眼中冉冉升起,道牧眼睛缓解不少,此时人已到他处。

“阿道,你的眼睛,什么回事?”牛郎双手背负在后,嘴巴却叼着一根烟枝。看似一根普通树枝,无色无味。实则是嗜烟如命者,为了不耽搁正事,特制的烟枝。

“二位师兄好,我是候大壮。”候大壮则站在牛郎身边傻笑,拍拍牛郎肩膀,“这是牛郎。”

黄巍黄显峰对视一眼,笑逐颜开,“我是黄巍。”“我是黄显峰。”

四人寒暄十几个来回,冷眼旁观的道牧听出某些端倪,“偷粪?!”道牧血眼瞪大,调头就走。盗牧已经够下作,结果还是偷粪,这种极其腌臜的事。

“道师弟,请留步。”黄巍动如脱兔,一把搂住道牧肩膀。人都给骗上贼船了,作为贼头子的黄巍,怎会让道牧离开。

“自牧星镇变故,剑机阁境地和谪仙封地,近些年的日子可不太好。我和我弟正愁着没有一个施展的境地,道师弟你看看……”黄巍挤眉弄眼,暗示性十足。

剑机阁和谪仙封地都有道牧的亲人,割舍不掉的情怀。黄巍为了坑道牧上贼船,可是做足功课。

要知道,经历过大灾变的土地,有两个极端,一个化为死地,一个化为沃土。黄巍兄弟二人,对冰后遗蜕所处的灾地,很感兴趣。

“为何非得有我不可?”道牧不解,环视一圈,见一个个笑吟吟,面色更沉。他印象最深的盗牧者和倒牧者,还是万剑坟那次,其他什么规矩都不知道。

“山门前,那老石头有点道行,每次都能发现本尊。”灭心牧剑突然开口,宛若晴天闷雷,震得道牧耳朵欲聋。

道牧抠着发痛发麻的耳朵,佯装没事的样子,心中却回应道:“这跟我去偷粪有什么关系?”

“因为有你,才能瞒天过海。”灭心牧剑淡淡道。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是。”心中说着,道牧面上却依旧沉闷,目光一直在黄巍四人身上转。

“你的名字已被鹏鸟们传遍,灵兽天的霸主,都想见你。”牛郎凭空吐出几圈烟气,“阿道,我和大壮能否找些个靠谱的伙伴,就看你了。”

“你们还都未进灵兽天?”道牧觉得不可能,可看二人神情,不像是假。

算起来,他们拜入牧剑山已过一年大半,以牛郎和候大壮的能力,早该进入灵兽天找寻伙伴。

“你也知道,彬家人的气度,脉脉相承。”牛郎呵呵一笑,手夹烟枝。“每次灵兽天大开,轮到我和大壮,就会引起灵兽天震荡。经历几次后,我和大壮便跟灵兽天无缘。”

道牧认为最大的可能性,该是他们一个为乌鹊,一个为狼辰鸡,且无法同他一般控制,才会这样。“会不会是因为你们……”

“石麒麟说,不是这个因素,却也没明说为何。”没给道牧说完,牛郎已打断,夺口道出石麒麟。

“这件事,是石麒麟主导的吗?”道牧心中暗怵,却没说出口。

气氛慢慢陷入尴尬之际,道牧忽然开口,“走吧,别耽搁了时间。”话毕,道牧大步跨开,却见牛郎他们丝毫不动,“你们作甚?”

牛郎见道牧匆匆,哑然吐烟,“阿道,你认得路?”

“我是不认得,可你们也不认得?”道牧驻步回望。

“不认得。”四个人异口同声,齐摇头。

“……”道牧气得一手抓住决刀,欲举刀夯人。

“咳咳咳……”牛郎佯装咳嗽几声,“阿道,你切莫冲动。”见他拿出烟枪,没放烟丝,也大吸一口,愣是吐出一圈黑烟,面前不断放大,最终变成门。

“师弟,灵髓师兄我来出。”黄巍三蹦两下来到牛郎身边,“莫要拒绝,你们已经付出够多,这是当师兄应该做的。”手一挥,三十二颗成年人拳头般大小的灵髓连成串,飞入黑圈。

石麒麟探出半个头,一口将灵髓囊入口中,咔嚓咔嚓咀嚼,“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下次,恐怕是没有下次了。”

待道牧他们全都跨入黑圈,黑圈汇聚成团。噗,一声响,消散于虚空,留下一股石头发霉腐臭的气息。

灵兽天。

草比人高很多,树枝比人壮很多,花叶比人大很多。蜻蜓如牛,蜜蜂如猪,蝴蝶如象。道牧有种错觉,自己已化作一只蚂蚁,一粒花粉就可把自己砸死。

“人小,气短,好行事。”黄巍赞叹石麒麟的心细以及大神通。

“直接找灵兽天的霸主,得到他们的帮助,你们这些小九九,很轻松就能解决。”道牧细观周围,发觉灵兽天并不像表面那般和谐,,灵气活跃得有些过分,且闻道几股死亡腐败的气息。

“正有此意。”黄显峰应声。

“好言名为天,实则圈作笼。”牛郎仰首望天,感觉只要一抬手,就可触及苍巅,“也不知生于这个环境,能不能养出一个称我心意的灵兽。”

“这里没有,祝织山的灵兽天总该有吧。”道牧不以为然,“以你之姿,回织女星不过吹灰之力。”

“若是如此,也就只能那样了。”话虽如此,牛郎的表情却没道牧那么轻松。

一旁的候大壮亦是沉闷,时而抬头看人,时而低头呢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道牧若有所悟,抬手欲再言,话到口中,却忘了该讲什么。心情就跟四周弥漫的花香一般复杂。

“咱们趁早了事,出去后再促膝长谈,以免节外生枝。”黄巍似有所感,不禁打破沉闷。

四人贴近地面御器飞驰,就独道牧御气跟上,也不比其他人慢多少。

深圳癫痫病医院咋样
白带发黄的主要原因
增生性关节炎是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