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小城的单身汉p

小城的单身汉

我很早认识他了,正是那年他单位改制的时候,我因工作关系到他们厂里进行资产核算。那年他刚二十四岁,单位垮了,女朋友也离他而去,听说跟着一个头脑活洛的人南下深圳了。

昨天我碰到他时,己不是先前的刘毛几了,鬓角已白发斑斑了,原来稍有神光的双眼己有浑浊的目光了,耳朵也有点背了。总之,在他身上己看到了寒酸,我的心头不由地抽了口冷气。

人啊!匆匆的几十年就了无声息地那么逝去了。我宽慰了他一阵后,单位办公室来。我的心一悚,好端端的一位生龙活虎的年轻人,昨天还参加了龙舟杯兰球赛,今天出差因车祸而殉职了。

他听到我告诉他这件事后,并无痛苦之状,自我安慰自己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比如我本人,吃着低保就满足了。一人饱,全家饱。你单位那个死了的年轻人生前想着如何如何大展宏图,人犟不过命呀!我一出生,我爹请了一位算命先生,那先生只是叹了几口气就走啦!我现在五十出头了,还硬梆梆的身体,如果我结了婚,有了儿女,我今天还快活的成吗?他哈哈地笑了,学着济公和尚的那般模样飘然而去。

我怅然若失,是呀!儿子在外打工多年,仍是孑然一人,昨天还打叫我给他汇笔款去。我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彻悟了一些佛语。

静即是空,了然一切即是空!

冠状动脉硬化图片
长春华山医院医生
颈动脉有斑块可以不吃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