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倾天 第一百章 打赌入学院

一梦倾天 第一百章 打赌入学院

出乎意料老者在听到梵音那一句“很贵的”之后,冷哼一声止住了自己要砸东西的动作,慢慢将那块大蓝晶石放回了原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少年人,我不管你是被秦川忽悠了也罢,还是知道实情故意气老夫的。但是今天这信你也看到了,你觉得老夫会收下你?!”老者稳了稳情绪,恢复了庄严的形象道。

“爷爷~~。”梵音娇声道,跺着脚朝一叶使着眼色。

“你别説话。”梵万古已经暂且不去好奇自家孙女为何要去帮一个外人,目光紧紧盯住了一叶。

一叶蹙眉,事已至此,只得行礼道:“前辈,我只是一个虔诚想要进入落月学院修行的xiǎo修士,若是这路不通,在下愿去闯那三关!”

“哦?”老者这才好好打量了一叶一番,见其如此自信,老者轻抚了自己花白的胡须道:“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我让你进不进落月学院的问题,而是我一旦收了你,岂不是就和这书信上説的一般要让你五年之内踏入破天境了?我且问你,你现今多少岁,境界如何?”

“快十四岁了,目前是先天境界。”虽然心有不忿,一叶还是很快的答道。

“你几岁修道?”

“大概是六岁多。”

“你花了快八年时间才跨入先天,在平常人看来或许算是资质不错,但是在整个修道界,或者就在我落月学院中,这样的成绩也只能説你资质中等,你可明白我的意思?”老者不无提醒的説道。

此语一出,无论是一叶还是梵音都自皱眉,梵万古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根本不相信一叶可以在五年之内踏入破天境,要知道,境界的提升会越来越难,哪有在引气期都用了八年时间,其他三个大境界就只用五年时间的,説出来是人恐怕都难以置信。

梵音灵动的美目看着一叶,静待着他的答复。

“未必不可能!”一叶果决的答复,脸上有着超乎预料的自信。

梵音和老者闻言,眼中都自闪过一丝异色,却都没有説话。好一会儿,老者才悠悠説道:“年轻人自信是好的,但自大就不好了,即便你能穿过三关,我也不相信你能在五年之内跨先天,入炼神,至破天!”

“前辈明察,我闻修道界达者为师,后来居上者不可胜数,此事虽然难度不xiǎo,然则我自xiǎo修行于荒野,不似落月学院这般得天独厚,灵气术法应有尽有,是以我自问一旦进入学院,定然可以突飞猛进。”一叶目光炯炯,解释道。

“虽然如此,但……。”老者仍持怀疑态度道。

一叶急道:“既然那坑人的秦川与前辈打赌,那我也与前辈打个赌。”

梵音原本对一叶前途有些不安的神色忽的来了精神,还未等其祖父垂询,嬉笑道:“打什么赌?”

老者不满孙女抢话,瞪了梵音一眼,正迎上自家孙女那俏皮的吐舌鬼脸。

“如果我五年内达到这个条件,自然是也算为前辈出了一口恶气,若是我不能,我便向天下人告知是秦川自己识人不明,我本资质鲁钝,实在不堪言教,这也将罪责归于了秦川,而与前辈无关。”一叶微笑着缓缓道出了这样一番话。

梵万古皱眉,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成与否都与我无关而把罪过全部归于秦川那个混帐。不过,你要和我打什么赌?”

一叶心里暗喜,自己显然已经説动对方,只差最后一剂猛药。连忙行礼道:“前辈若准许我进入落月学院修行,我当尽我所能不负厚望定让秦川失言,我与前辈的打赌是若我在落月学院侥幸在五年内跨入破天境,前辈须得竭尽全力寻得秦川下落,胖揍羞辱由晚辈决定,若是我失败了,则由我去遍寻天下找到秦川,交由前辈发落。”

梵音侧着脑袋,似是被一叶的话转的有diǎn晕,便索性不去想,看了看同样思索的爷爷。

“嘿嘿,这xiǎo子倒是很对我胃口,这番话,对我来説并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他真若赢了,我正好也要找这秦川的麻烦,算不得什么惩罚。且从此话来看,这少年对秦川坑他之事也颇为在意,若是他以后真有所成,能找秦川晦气也算为我出气。”梵万古心里打着xiǎo九九,如此怀想着。

“也罢,你便进入学院修行吧,那三关也别去闯了,我相信你的潜力。希望你好自修行,不要辱我落月学院的威名,更不负武神国的培养之恩。”梵万古抚着自己的胡须,笑盈盈的説道。

“这老头肯定不安好心。”一叶见梵万古如此笑呵呵的看着自己,虽是心里欢喜终于得偿所愿,拜谢的同时却也在如此想到。

梵音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一老一少的对话,但见二人相视呵呵而笑,浑然没有了原先的暴怒之像,也知道这两个人肯定都在互相算计着彼此。

“你还没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呢?”梵音秀眉微动,有些魅惑的笑着对一叶问道。

“叫我叶子吧……。”一叶心里感激梵音的帮忙,行了一礼。

“叶子,好奇怪的名字,不过挺好听,呵呵。”梵音道。

“xiǎo叶啊……”梵万古懒洋洋的躺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眯着眼道。

“前辈有何吩咐……。”

“年轻人一定要好好修行啊,我有空会经常去“锻炼锻炼”你的哈。”

“……。”

一叶有些发愣,他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将不会寂寞了,已经上了贼船,估计跑了跑不掉了,听天由命吧……。

梵音在梵万古的授意下,极有耐心的带着一叶完成了入学的所有事宜,只是那学费简直离谱,必须是同入学者等境界的魔晶或者等量元力的元力晶石才行,一叶无奈之下只得肉疼的交出了手中那颗唯一的风狼王魔晶。

“还有这样收学费的,也太贵了吧?那岂不是破天境的修士要交纳四阶魔兽的魔晶才行?”一叶愕然。

梵音少见多怪的鄙视了一叶一番,咯咯弯腰笑道:“叶子,你真是个呆子,你难道真对落月学院什么都不懂呀?我告诉你,这还不止,第一年是这么多没错,第二年若是你修为还在这个境界的话,就要两颗,第三年就要四颗,依此类推!当然元力综合等量的低阶位魔晶也是可以。”

“那些有钱的家族子弟岂不是想待多久就多久?”一叶愤愤不平。

梵音摇了摇头道:“这倒不是,实际上在落月学院修行的修士在同一个境界难有待过五年的,就是因为实在难以交纳学费,而这原因来源于学院的规定,这些魔晶或者元晶石必须有学员本人猎取获得。

“他们可以説谎啊?”一叶不解道。

“説不了谎的,学院有一座台子叫做“明镜台”,是一件上古异宝,只要端坐其上的人敞开心神説话,明镜台可以断其真伪。”梵音颇为自豪的説起了这件学院的异宝,笑容满溢。

一叶明了,暗叹修道界果然神奇,居然有这样的异宝。

“咱们现在去哪?”一叶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就这么被梵音带进了学院深处。

“真是个呆子!”梵音抿嘴轻笑心里暗道,嘴上却道:“当然是带你去你住的地方了,爷爷可是连你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

一叶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现在任何有关梵万古给自己安排的事情他不自觉都会认为这是对方所谓“锻炼”的开始。“天啊,我怎么这么倒霉,要是不遇上那该死的秦川,我哪用这么麻烦!”一叶心里大骂。

“咦,对了,秦川是谁?为什么“能量”那么大!”一叶突然想起了这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认真的看向了梵音,期待着她的答复。

怎么样改善前列腺增生
灯盏花滴丸怎么样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