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北京大观园记散文

二零一三年二月,我启程去游北京大观园。

驻足南门,目光自然地扫视着这个仿古建筑。大门朱红,有些鲜艳,扰了些沧桑历史感,门楣中央,摹有倒锥形花纹,纹绕丹青,画韵飘逸,让人有“日照香炉生紫烟”之意。两侧花纹精致,彩苏明晦适中,虽只是一小条,却将多余空处点缀出些许清雅。门楣上面,三个流金大字——大观园,不需阳光照射,就有一派大家之气。

门下石板平整干净,影子斜斜地映在上面,还算真实。此处的石板并不若江南小巷的石板,没有青色的婉约,也没有起伏的韵脚,有的只是冷冷的灰白,沉沉的宽广,像要把影子吸去,催人入梦。

下了矮矮的石阶,前面是空旷的场地,几块儿巨石横在前面,四周皆是树,虽没长出新叶,但树干婀娜,枝条紧密,适当的间隔和下端裸露的方土,可让人幽思遐想。夏日巨石左右,必是苔藓成斑,藤萝掩映,宛若一道翠嶂,岿然临于游人面前,叫其不能一窥园内之景。空地两侧皆有小路,曲折着伸展进去,凭此季节,大可望到很远。我缓步进入羊肠小径,四顾周遭的繁枝,呼吸沉重。觉得走进一场梦,脚步放轻,是怕惊到做梦者,呼吸紧张,是怕扰了梦中人。我从没有如此真实地走向过一场梦。

《红楼梦》中,贾政让众人在此留题,众人皆以俗套敷衍。贾政便回头命宝玉拟来。宝玉直书“曲径通幽处。”众人听了,都是欣赏赞好。贾政却笑道:“不可谬奖。他年小,不过以一知充十用,取笑罢了.再俟选拟。”如今,此处之景确叫“曲径通幽处”,这样看来,贾政之语,似乎颇有深意。

再向前走,豁然开朗,粉墙黛瓦沉静在石街两侧,与街上光秃的树木相衬,酿出幽幽古味。阳光从极远的天空赶来,仿佛一首古老的歌,攀墙绕梁,为这一顷梦的国度渲染上时光的绯色。此时,守着推车,双手插兜的卖货人,像是被描绘在一幅印象派的画里,唯美至极。该院被粉墙环护,细柳周垂,两边游廊相接,还点衬几块山石。书中记载“一边种着数本芭蕉,那一边乃是一棵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缕,葩吐丹砂。”不错,此地正是贾宝玉在大观园中的居所——怡红院。

进到房内,便与曹雪芹书中所述大异了。一长木桌列在门前,桌上有纸,还有各式瓷器。瓷器上也有彩绘,或“流云彩蝠”或“岁寒三友”,但都用来乘了笔墨丹青,叫人摩挲出一股雅气和华贵。桌后有一老者,身穿棉袄,头戴毡帽,瘦腰大弯,左手按着花斑纸,右手握着紫木笔,轻点朱砂,在瓷器上一抹而过,单臂挥舞,一偏一抹一勾间,一条近可见鳞的修长鲤鱼跃然纸上。我心中暗叹:“好一个怡红!”

几张桌并在一起,从门口伸展开来,所占空间不小。右边依旧是作画,而左边却是写字。初到时,那位白首婆婆正神情专注地提笔挥墨。大概她写的是字,寄托的是神韵,在她身前,我们这些游客都是不存在的,她所有的精神都塞进了宣纸里。只见纸上浮现行书“再现红楼”四字,不觉心中暗自叫好。那字油亮亮的,缠香润宣纸,欹斜而腾挪,瘦劲的素锋像牵着时间,悄无声息地刺进了那段虚构的梦。

门前的墙上也尽是些书画,重重叠叠,挂在其上,整个一看,乱糟糟的如墨草,反提不起兴趣一一细看。而下面的我又看得出神,这实在是突显我的艺术欣赏力之差了。

再顾四周,有雕空玲珑的木板,或山水人物,或翎毛花卉,或集锦,或博古,或万福万寿各种花样,应是出自名家之手。四角有大的瓷器,或绘有鲤鱼祥云,或绘有山岚飞瀑,这一妆点,更显雅致脱俗。

若是夏夜,蝉鸣四起,撩一盏青灯,铺一方宣纸,或细写小楷,或慢绘工笔,亦或坐于纸窗前,执卷长读,岂不快哉!不过,梦是大家的,有此之想,谈不上自私,却也妄然。

屋内的左端有一件叫《龙凤相戏》的手工艺品,似灵芝拼接,通体泛着红光,惹人心暖。龙的嘴里衔着暗红发亮的花纹木球,那球也是被“灵芝”一片片堆叠而成,由于“灵芝”轮廓饱满,说是球也不为过了。最左边有《梅》,依旧是“灵芝”所制,那粗莹的红条从上端向左下延伸,折折相载,斑驳有致,等到了末端,枝头纤细却无锋利之感,然而又不少硬寒之意,诚然是一首天然诗韵的落笔。诗的血肉便是那烂漫的梅花,还有洁白如雪的丝绸背景。我惊愕在台前,似乎闻到了梅花的傲骨芳香。

说起梅花,倒是眼前一亮,忽地想起宝玉雪后乞梅一事,不禁莞尔。如今依稀记得黛玉的好句“沁梅香可嚼”,脑子里剩下的,大多是湘云如花的笑靥了。湘云出题为难宝玉,叫他以“访妙玉乞红梅”为题,作一首七律。诗云“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孀娥槛外梅。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想到这儿,我极希望自己步入书中,与书中的雅友们联诗接句,咏景寄情,欢吟到香汗淋漓,酒醉到月上三干,“开筵席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有此一宵,不枉此生。

想多了,一股惆怅就悄悄地来了,但好歹是在大观园里,能将这份情思寄托在这梦里,待到春暖花开,随着新燕,飞到未来幽人的檐上。

挥挥衣袖,穿过庭院,从枯白枝条遮掩的月洞门出来,在向前走几步,便可见水光。这便是沁芳池了,池中有亭,名曰“沁芳”。此时的亭子,一身白雪,安然池中,几缕阳光,几片叶影,自然的流转在亭旁,杳无人踪,似在酣睡。曲折的水上云廊被锁,于是我们只可远观。身边的游人皆无遗憾,嘻嘻笑笑,情趣昂然。池岸是苍劲的岩石,凸起身子向前倾,似是张望,它们在张望什么?是歌传千年的美誉,还是富丽堂皇的奢华?是呕心的利益纠葛,还是高迈的人生搏斗?或许它们在张望我们,不论是走进来的,还是走出去的。这些岩石大多圆滑,并无太多棱角,在梦中,总该求个浑圆清淡。

这池水有魔力。未风梦染潋滟起,无柳天赐碧波清,目光被紧紧地吸引过去,顿感全身一轻,心中空明。宝玉有一联道得十分贴切“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正赶干寒的天,那水却幽幽的绿着,轻轻的荡着,暖暖的亮着。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了,而这水色撩人,就是梦的眼睛了,我此时的情感和我的灵魂,都被它看透了去。那水荡出的柔情,像初恋的少女的眸,流转着浅显的意,即便胆怯,我也好想拥她入怀,可这又是怎样的妄想。如是梦,我真的不想醒来,不然,我就要裁下一块儿带走,化作知己,与其青梅煮酒,梅香酒烈,畅谈于夜幕星空下,化解生命的燥火,落子于纱窗烛影间,弥补人生的缺漏。这时,我终于体会到封锁沁芳亭的心意。池边的空地已没有任何积雪,而唯池心一亭,还在绵长而恬然的冬之梦里,被清波与金辉斜斜地衬着,高雅脱俗,谓世独立。真可谓独具匠心!

一时不想走了,干脆坐到圆滑的黑石上,屈膝观赏。心是空的,便什么旖旎的景致都来了,不在现实,在梦里。但见沁芳池水宛若一块儿润泽的碧玉,上面零星点缀着飘落的花朵,花朵随波荡漾,飞过了云朵,又飞过柳树的影子,那丝丝柳影,确像少女的鬓发,在镜中垂曳,而那花儿,又成了发夹,羞羞地妆点在上面,天地一时寂静,三两片柳叶缓缓飘落,逗起了细小涟漪,这必是要让我“仙呼!仙呼!”的叫个不停了。

尚若入夜,四周都暗了下来,借着月光,可见婆娑竹影,这时,晕黄的纸灯笼泛着暖红的光轻荡着燃起在对面的竹栏上,矮矮房屋的檐角,朱红的栏楯,和倚栏轻靠的倩影,便一齐从造化的夜色里映来了。而中间只阁着浮光跃金的沁芳之水,一片朦胧,又一片清晰。这是梦,不会错了。可为什么还记得“凹晶溪馆”?我是来过那儿的。湘云和黛玉也在,二人坐在两个湘妃竹墩上。只见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轮水月,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想到二人联诗为乐,清雅异常。史湘云触景而咏“寒塘渡鹤影。”之妙句,让黛玉既是称赞又是跺足。黛玉望月许久,接到“冷月葬花魂”。

坐久了,想多了,颓丧之意四起,使我不觉打了个寒战。向前呆望,远远的对岸,浮着干黄的草枝,阳光硬生生地将草影推进池中。也许枯草伏着坦然,但它的影子怀着微默的悲哀,曾经的葱茏绿意终皆褪去,曾经的蝶恋蜂依终皆散去。收回目光,嘴中却不禁细念“壶漏声将涸,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思绪游浮了一阵,一个问题在心中响起:“冷月葬花魂,那草呢?怕只是‘春风噬草骨’!”不知何时,才觉眼睛有些湿润了。

支起身来,深吸口气,一股凉意入肺翻翻滚,散至心房,方才神清气净起来。

下了凸石,身后是怪石堆砌的山壁,待到走进,始现石阶。石阶的宽窄高低皆不均匀,两旁是劈开的山壁,壁也不平整,逼得人心里发紧。谨慎地挪着步子,阳光跃过右侧壁顶,打在左侧崖壁上,被凹凸不平的岩石托举。我有了一种感觉,一种大气磅礴、庄严肃穆之感,谈不上喜欢,但其蕴含的海纳百川、心胸宽广的气魄,让我甘愿沉沦。

上了假山,石路曲折,虽也窄,却无挤感,两旁的异树没了秾纤胜情,周遭就显得宽阔亮堂,又有年青人粗率不拘的性。走进长廊,满目浓漆重彩,繁细木雕,绛株飞檐,菱栏媚影,真真酿出雍容华贵之气了。长廊略窄,但栏杆略低,身在高地,所以足够放目远望,宽慰心灵。一片淡蓝的天,两三片稀薄的云,飞楼插空,下面是粉墙黛瓦,颜色偏冷,仿佛低吟着未知的故事。凉风微起,于檐上轻抚,两侧红灯笼欣喜跃动,鹅黄灯穗似雄蕊,丝缕微乱,若小戏风纹。朱栏透孔,光线从孔里斜射进来,伏在行人的鞋角,又把栏杆的影拉长,让它舒舒坦坦地躺在廊上,映衬着顶部的彩纹丽画。中间是空空的,一门接着一门,寻不到终端的影。

我想,这里最好不过月夜,月色朦胧,栏楯浸在月光中,回廊明净,浮起条条瘦影。脚踏石板,徒闻“嗒——嗒”清脆,悠扬在曲折长廊之中、回旋在空蒙黛瓦之上。于是人影见稀,月色渐浓,石板愈发青莹,周遭愈发寂静。这时忽闻大观楼深处传来柔柔笛音,缠绵着月色袅娜地飘至耳畔,不需抬首,静看假山,既可领略丝丝闺怨缕缕乡愁。

无论是闺怨还是乡愁,都能体会到它的美好,美好的闺怨,美好的乡愁,独立于人生之外,叫人的心静静收拢,流出一脉温情的自享与企盼。你可想到李白的诗“谁家玉笛暗飞声,散落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你会觉得,这月圆的刚好,这廊也长的刚好。尚若觉得孤寂,也可结伴而行,两三个游人,两三个零落的人影,歪歪斜斜地挪移下去,如墨作画,不多言语,要多幽静有多幽静。

长廊尽头,石阶畸形,比方才的舒缓些,正可理清我沉浮着的心绪。我终于恍然上来处的石阶所以窄如羊肠石壁所以高如巍崖,而又使我看不到高地之景的,全然是建筑者在故意压住那颗会悸动的心了。我一边走一边淡淡一笑。可终是有破绽的。待我慢悠悠地从连并着的板条小道下来,太阳正巧把假山的影子暗送到南墙的角,石板上浑然地画着阴晴的交界线,这就使站上的人变得虚虚然起来了,我心跳如鼓,赶忙也站了进去。这下那破绽就更加明显了,无意地回首,娇柔的树枝挂着淡淡的线条,奇石险壁、飞阁流丹、灯红穗曳、润株参影,都以牵人血液的跳动交融在一起,于是那稍稍有些理顺的意味又不可控地浓烈起来了。等我从轻轻的影到了暖暖的明,廊上还有缓步的人,也是四下张望一番,后又一下子钻进柔软的新光景里。

戏台正迎楼门,地毯是红色的,略有褶皱,像花堆叠,缠绵着浓浓香韵。台两边有字,看似小篆,却不认得。中间自有一排红灯笼,再上面就是线条柔和浑圆整齐的房顶,这再一看,戏台就是在一座房子里,只是没了那道碍眼的墙罢了。戏台和大观楼之间的场地上已是密密的人,声音噪杂着,也传不出多远,场地两侧是紧关着的小房,只有拐过了那道弯才能见得到新景。懂得戏开而聚,戏终而散,却多想不去管那兴废之理,让戏里戏外的声音再此一地,多留片刻。

伫于戏台前,莫去理睬嚣嚣的人群,只凝神去闻风声,既会生出一种苍老幽迷之感。随即我头脑发昏,神游于外,飘至梨香院墙角。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这是在练戏文。林黛玉曾路过那里,只是她素不大喜看戏文,便不留心,只管往前走。偶然两句吹到耳内,唱道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她听了这两句,点头暗思:“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又侧耳时,只听唱道:“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她不觉心动神摇。便一蹲身坐在一块山子石上,细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个字的滋味。忽又想起前日见古人诗中有“水流花谢两无情”之句,再词中有“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之句。凑聚在一处,仔细忖度,不觉心痛神痴,眼中落泪。

多愁善感也好,触景生情也罢,人最本质的心皆如瓷器般脆弱。我与她皆身在梦中,却又在做梦,这也该是一种境界吧。四下的嘈嘈人语没了踪迹,两侧的树依旧凝固着,小风流淌,而原本空旷的戏台,恍若出现了几位花裙少女,明眸善睐,齿咬佳句,曼舞于悦耳的曲调中。

共 827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北京大观园是一座再现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 大观园 景观的仿古园林,位于宣武区南菜园(市区西南隅护城河畔)。原址为明清两代皇家菜园,明代曾在此设 嘉疏署 。作者读罢《红楼梦》慕名而至,移步入园,为读者一一叙述了曲径通幽、沁芳亭、贾宝玉的怡红院、宝钗的蘅芜苑、皇贵妃的省亲别墅、大观楼等,使读者身临其境,仿若梦里,还通过黛玉的潇湘馆、李纨的稻香村、探春的秋爽斋、惜春的廖凤轩……等未到之处表现心向往之而不能至的遗憾可惜之情。作者语言优美,笔调精湛,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壮观的大观园画卷。一篇美文,亲情推荐,感谢赐稿雨墨。【:溶月】 【江山部·精品推荐160 2 0009】【江山部·绝品推荐160805第662号】

1楼文友: -20 19:22:07 洋洋洒洒的文字为读者描绘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使人心向往之,拜读佳作!遥祝写作快乐! 一支素笔写尽流年

2楼文友: -22 1 :58: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楼文友: 04:16:07 祝贺古翼老师荣获第二个绝品,你是雨墨的骄傲,祝好,寄安。 我的世界,有你路过就好!

4楼文友: 08:06:2 拜读,不愧绝品佳作,古翼老师对《红楼梦》悉知至如数家珍,又博学,文学功底深厚,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途不可限量!

5楼文友: 10: 0:5 将风景与名著结合,将风景与内心结合,将感悟与读书结合,绘就了一篇锦绣文字,使读者在游览中获取知识,在读书中就能了解古今文化,。

回复5楼文友: 21:56:41 感谢评委老师的评价,老师所言不仅起到助读者阅读的作用,还使我这个作者更加了客观的了解了这篇文章。幸苦老师了。

6楼文友: 12:5 :52 欣赏佳作,问好老师。 隽墨,热爱文学,致力于诗歌创作,在散文、小说方面也有涉猎。自由撰稿人,浪迹在络文学中,没做出什么大成绩,但却始终保持对文字的敬畏,对理想的初心。在茫茫凡尘中,坚持一颗诗心,怀着一颗炽热的初心,行在理想的高地上。我喜欢在午夜在晨昏在微弱的灯光下打开自己,沿着夜的韵脚,避开俗世的喧嚣与纷扰,用灵感的刻刀反复打磨着文字的锐度,躬身亲近那盏不断擦拭自己思想光芒的理想之灯。

怎么解决骨质疏松

老人骨质疏松护理

怎么样治疗佝偻病

宝宝大便颜色
预防老年痴呆吃什么保健品
成年人缺钙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