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欲望小说成长征文

万杰是万豪的胞弟,只差十五分钟出生,委屈当了弟弟,万豪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可惜命不长。

万杰读书是强项,后几年都是万豪资助,每年开学前,万豪已经把钱打进弟弟的户头,哥俩的感情是没的说,万豪英年早逝,使万杰欲报恩不能,心里好悲伤。

万杰是研究生毕业,考上公务员已经七年,这七年间,勤勤恳恳工作,本本分分做人,是个清亷的副科级干部,社会反响一般,外面流传他是:会写、会做、不会拍板;魄力不大、胃口不大、升官机会不大的档次中。万杰不是头脑笨的人,只是那些歪门邪道的鬼点子,不敢去学,不愿去学。自从哥哥去世后,让他有所触动,心里在寻思:哥去世还留下巨额财产,要是自己也这样,可是两手空空啊,的确也该为家中着想,虽然儿子尚小,可往后就得升中学、高中、大学,还真该有所积蓄,想别人,心多大?手多长?我为啥不能适当地也捞点?以防万一呀!从此,万杰逐渐开始对来钱花点心思,他想起小时的同学刘必承来,这人读书一般化,可是日子过得真不错啊。

一天,万杰偶尔遇到刘必承,邀其来家小坐,万杰为客人倒杯香茶,刘必承也就递上一支中华烟,渐渐的话越来越多,万杰有意把话题引上钱:“老弟,你行啊,游手好闲,日子过的红火,真有本事!”刘必承原本就想与万杰交上朋友,只碍于万杰对钱不感兴趣,今天见他主动聊钱,立即来了兴头:“哥们,当年咱们是同班同学,你读书厉害,我笨,无法与你比,你老哥如今是乡长,尽管多一个副字,但权还是有的,只要你稍放松点,钱不是在向你招手?你不看你的同事胡家黎,他的钱袋子可是与他肚子一样成正比,日见丰满。你咋就守着没用的清廉图个虚伪呢?”刘必承读书没本事,看人绝对是准确!他知道,万杰一贯是没有正眼看自己,今天倒是很亲热,看来没钱的日子,任何人都觉得难受!刘必承轻抿一口热茶,放下茶杯,又递给万杰一根中华烟:“哥们,你可算是年轻干部,但也是人呀?邓小平不是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没错吧?如今各行各业都向钱看,你也不比人差呀?靠那点死工资,何时富得起来?不想点来路?”说完把眼睛盯着万杰,万杰此时也有所感动,心里在寻思:的确大家都利用职权,我为啥就不敢这么想?心在怦怦地跳动:“老弟,我一个副乡长,谁会送我钱?”刘必承把香烟灰轻轻地抖落在烟灰缸,又呷一口茶,说:“你分管农林水,这几年项目很多,只要……”说着,刘必承把手在空中做个用力一抓的手势,“钱不就来啦?”万杰不解:“这么容易?你说说看!”刘必承靠近万杰,小声地对万杰说:“举个例子,枫关岭今年低改,工程资金是多少?”万杰说:“大概是四百五十万吧。”刘必承狡黠地附在万杰的耳边:“你知道内情吗?”万杰说;“这我知道,是由李翔投标中的,又转给张成新的”刘必成说:“你知道李翔如何能与标的这么接近?”说完看着万杰,万杰摇摇头,刘必承伸出两根指头,对万杰说:“花这个数”。万杰一惊,瞪大眼睛说:“二十万?”刘必承摇摇头:“前面加个百分之。”刘必承接着又说:“李翔也合算,他就是定个合同转给张成新,也收这个数”。万杰又是疑虑地说:“他还赚二十万?”刘必承仍然是摇摇头:“前面还是加个百分之。”万杰尽管是分管领导,对这些情况还真没了解。有些顾虑地问:“这么说来,工程款已经去了两个百分之二十,还有多少?能保证质量吗?上级与当地不了解资金去向?”刘必承笑起来:“你真是只懂读书的傻子,这可是上级下拨的资金,上级领导只知道低改,谁知道改哪里?改多少?当地只管受益,不要付出一分钱,管得了资金付给谁?”万杰心中觉得真不可思议:“这是百年大计呀,质量不保,咋行?”刘必承“哈哈”大笑起来:“百年?谁还能活一百年?你这一届在这里,下一届你知道去哪?只要这一届过去就行!懂吗?我的傻大哥!”说的万杰目瞪口呆,要是以往,万杰会咬牙切齿,今天忽然觉得不以为然:真他妈的,大家都捞,我为啥都怕?

自从与刘必承好上之后,万杰好像胆大起来,说话也不是以前那样文雅,出口多了些流氓习气脏话,抽个时间,第一次乘车到枫关岭工程,万杰不认得谁是包工头,可张成新已经急忙走过来,从袋子里掏出一包香烟,立马塞回去,又从另外一个袋子掏出一包中华烟,递上一支给万杰,嬉皮笑脸地说:“乡长,来一支。”万杰接过香烟,早有人打着打火机处过来,万杰轻轻吸一口,大眼睛盯着张成新,手指着脚下正在干砌的石头:“你看,这基础够深、够宽吗?这可是百年大计!我们会按照图纸验收的。”说完,万杰没多说话,不看张成新的脸,向前面走去。万杰的三两句话,把个张成新吓得屁滚尿流,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顶头上司呀,好吓人的。

夜里,张成新寻思着如何摆平这一关,不然验收的确是个大问题,心里郁闷着,妻子菊花看出丈夫的心事,对丈夫说:“万杰与刘必承是同学,很要好,你不是与刘必承是哥们吗?找他帮联络一下,不是有句话‘有本事的人,不怕腐败,就是怕你不腐败’吗?你走走呀,我看没问题,或许会变成好事呢。”经老婆一提醒,张成新心里亮堂起来,

第二天一早,张成新拉开抽屉,拿出两叠百元大票在妻子面前一抖:“怎样?够吗?”接着心中有怨气地说:“这些当官的,手长胃口大,个个都是菩萨,香没插到,祭拜不诚都不行!”妻子菊花白丈夫一眼:“你真是笨死啦!亏你还是做包工头的人,你看我喂猪,前几年喂的都是青菜粗糠,喂一年才百多斤,有啥钱赚?这两年都是细糠加混合料,成本是高许多,可四个月就可以出栏!懂吗?”张成新见老婆这么说,于是又从抽屉取出几叠大票对老婆说:“这个数行吧?”菊花用手指在丈夫的脑门轻轻一戳:“你呀,真笨!你与人家还没有一点交情,人家敢收你的钱,别以为你有钱,人家必竟是读研究生出来的人,当过这许多年的干部,弄不好你会搞砸的!”张成新无奈地望着妻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说咋办?”菊花说:“医生看病人,如果一下就放猛药,即使是良药,因为其身体太虚弱,或许病没治好,人就没啦;你买一头小猪,一次就倒进一包饲料,会腻死的,所以,开头不要太多,适应后逐步增加,懂吗?这样才十拿十稳!”几句话,说的张成新不断点头称是:“我老婆就是聪明,难怪人们说:成功的男人,家里一定有个聪明的老婆,哈哈。”菊花又白丈夫一眼:“你好意思说,你算成功呀?差远啦!”张成新没生气,转身用力地抱着妻子的头,在其脸上狠命的吻一口,接着嬉皮笑脸地说:“哈哈,有这么聪明的老婆,想不成功都难喽!”

端午节到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粽叶、糯米,菊花拿着个小篮子在装东西,张成新轻声对妻子说:“猪肚里塞点钱进去。”菊花没望丈夫,只是回一句:“那是笨蛋才做的事!你没听说去年在对面的垃圾桶里,一个小孩在一个发臭的鱼肚子里捡到六千元钱吗?还不是有人将钱塞进鱼肚子送给领导的?白费!咱今天是初次,送东西不要多,逐步来呗!”

菊花走到万杰乡长的家,万杰的妻子许宁把门打开,菊花笑着说:“哎呀,乡长太太,屋子这么干净,我能进来吗?”许宁见菊花提个不大的篮子,知道是过节的东西,赶紧说:“没关系,没关系,进来坐吧,”菊花脱掉鞋子走进门,把篮子放在地上:“今早我杀一头肥猪,是自家养的,都是喂细糠青菜,从没喂过配合料,就多留了一点,送点给你们尝尝。”说着,从篮子里掏出来,有三四斤排骨,一个猪心,一个猪肚,还有一把猪蹄,刮的干干净净。许宁口说不敢要,没认真推辞,又赶忙从冰箱里拿下一盒虾仁,菊花要走啦,许宁把虾仁放进菊花的篮子说:“再坐一回吧,谢谢你啊!”菊花与许宁稍推让一番,也就没勉强,笑着说:“谢谢你啊,你看,我给的是自己家里有的,你给我的是花钱买的,真不过意呀。”许宁也大方地说:“快别这么说,你这是外面买不到的呀,替我谢谢老张,向他问好!有时间来坐啊。”

菊花回到家里,扔下虾仁,一脸怒气,张成新问妻子:“咋啦?”菊花不高兴地说:“这等虾仁,还不是别人送他不吃,放在冰箱上好久的东西,她把我们当垃圾桶!”张成新哄着妻子:“好啦,别生气啦,人家是领导家属,咱们要人家关照,一回生,两回熟嘛,往后事就越来越好办啦,你今天立个大功!”说完又猛地在菊花脸上吻一口。菊花推开丈夫,瞪着眼:“就你这没本事的东西,要是你会当县长,就不是我送她东西,而是她给我送东西,懂吗?”张成新一个鬼脸:“你呀,也想当县老爷的太太?人家可是有模有样有福相的啊!”菊花用力对丈夫“呸”一口:“我会差呀?你要是有本事当县长,我比她还俏!”

张成新从街上回来,对妻子说:“街上在卖山麂肉,要买吗?”菊花问:“鲜吗?”成新说:“鲜,是我一个熟人的,极好!”菊花赶忙说:“快去,买一个腿来!”成新说:“天热,太多吃不掉,”菊花推丈夫一把:“笨死啦,快去!”

一会,张成新提着一腿山麂肉回到家里,对菊花说:“拿去吧,趁新鲜!”菊花还是瞪丈夫一眼:“你呀,就是笨!此时人家吃过饭正准备休息,你去打扰人家不是令人烦?这次要选好时间,可以与她聊一会,加深感情,懂吗?”下午两点半左右,菊花挂通许宁的:“是万太太吗?在家呀?我是菊花,昨天老张在工地捕获一头山麂,很鲜,我家吃不掉,我给你送一点过来。”许宁一听说是山麂,自然兴奋,这可是难得的山珍啊,许宁把门锁开开,等待菊花进来,菊花这是第二次到万乡长家,今天可以算是熟人,许宁平常看到别人很有能耐,家中啥都有,对自己丈夫呆板,死守清廉很不满,也想找伴谈谈心,菊花的到来,正是时候,于是拉住菊花坐一会,倒杯香茶给菊花,聊起家常来,菊花也就乘机不再推辞,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聊有半个多小时,很开心。

张成新的一个小工程要验收了,心中打鼓地盘算着,要是按合同要求,绝对是不够质量,如果没人高抬贵手,不但赚不到钱的,搞不好就要颜面扫地!咋办?

一早,菊花提个野猪脚,来到万乡长的家,今天正好万杰没出去,菊花笑着对万杰说:“万乡长,听说明天是验收狗爪垄的低改工程,还望乡长能高抬贵手啊。”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很漂亮的镯子,戴在万杰儿子小林的手上。万杰站起来,把儿子手上的镯子退下,交还给菊花:“这样不好,你把我看差了,老张做点工程不容易,我心中有数,能照顾的我会尽量,你拿回去吧。”万杰的话语坚定,不容菊花再解释,菊花觉得好无奈,推让一番,菊花只好收起来:“万乡长,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菊花悻悻地走回家。

第二天早上八点,张成新要去工地接受验收啦,昨天妻子送给万杰的东西他不要,这让张成新心里没底,是祸是福?哎,只好买些酒肉,按惯例,准备中午招待吧。

万杰乡长一早就通知西乐行政村长李武志,胡翔生产小组长胡连松到场,万杰问他两人:“以前低改工程是咋验收的?”李武志与胡连松都说:“以前验收,说是说按随机取样,挖开来丈量,其实包头塞几包香烟,中午多灌几杯啤酒,领导就晕头转向,哪有挖开来丈量?马马虎虎过去。领导说不错,我们也就只好签字同意。”万杰说:“那怎么行,不是把国家的钱财白送人吗?”

万杰乡长对李武志和胡连松说:“你俩一个拿皮尺,一个扛锄头,讲究原则,按照合同,随机取样,挖开丈量,没到位的地方该扣就扣!”斩钉截铁的几句话,让李武志村长,胡连松组长心服口服!这才是廉政的好官啊!比任何一次都认真、严肃、合理!经过挖开实际查看几处,还真查处问题来,李武志一一记下,张成新绝望啦,这等领导,这么过硬,哪个包工头有饭吃?

今天,李武志与胡连松心情特别愉快,当干部快十年,还真没见过如此大公无私的领导,没有慷国家之概!没有把国家的钱财做人情,这样的干部难得,信的过!

验收到中午基本完成,张成新原计划用酒肉招待他们,谁知万杰竟然如此的原则,看来酒肉招待也白费!还不如拿去喂狗!

此时的张成新好后悔:别说镯子,连那只猪蹄都去得可惜!中午也懒得破费,饭桌上,也就少了卿卿我我与杯盏相碰,简单吃点便饭了事。回来的路上,万杰通知张成新:“明天来办公室结账。”

张成新心里清楚,验收这样的严格,扣除前段的预支,所剩的工资已经不多。回到家里,无精打采,菊花问丈夫:“咋啦?被万杰抓住把柄?”张成新对妻子说:“万杰这个书呆子,真难办,原则的很,”菊花问丈夫:“这样验收,你要亏本吗?”张成新说:“那倒没有,就是白干!”菊花“哈哈”笑起来:“那极好呀,你想啊,万杰是很注重形象的人,刚分管农林水,不讲究原则,一下就被人看扁!这次咱没赚钱,也没亏本,可万杰得到群众的好评!这就不错,有戏!”张成新听妻子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看来不是坏兆头!

共 1186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欲望】人活在世上,总有无尽的欲望,欲, , ,财欲,权欲等等!望,希望,期望,盼望,了望……永无止境,才使有的人误入了歧途,在欲望的驱使下,越走越远。万杰的成长一路走来,万杰官大啦,事业发达啦,品质也改变啦,老是念念不忘自己之私之利和个人前途,难免心态失衡,滑向贪欲。该小说构思精巧,叙事有条不紊,其语言朴实,看似平淡的讲述万杰的成长过程,却波涛暗涌,高潮迭起,引人入胜的同时,又让人不禁深深的沉思和反思。万杰这样的官结局是什么?也给大家留下想象的空间。佳作共赏!【山水神韵:gaogao高原】 【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22:52:46 读这样和现实有紧密联系的小说,总会让人不自觉的深思。感谢作者赐稿山水!问好作者。 爱好文字 喜好写作

回复1楼文友: 22:05:26 谢谢老师的评点,对我的启发。我会努力的。

2楼文友: 06:57:21 这里的人口、管辖范围,以及产值,都在全市前例。万杰也沾沾自喜,这些年的确是成长好多,等待自己的是铺满阳光的大道!无限美好。 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2楼文友: 22:06:26 欢迎老师前来浏览,我无比感谢。

楼文友: 1 :54: 9 欲望---这篇文章,以万杰的成长过程,警示人们路该如何走,人该如何活。欣赏佳作。

回复 楼文友: 12: :00 请原谅,的确构思初浅,往后的事,由人想象发挥吧。欢迎光临。

4楼文友: 09:47:56 做官先做人,无欲则刚。

回复4楼文友: 16: 0:01 是啊,欲望强烈总要摔跟斗的。欢迎老师到来。

生物谷灯盏细辛注射液价格

生物谷灯盏细辛注射液规格

灯盏花领军企业产品

门店运营方案
云南特色植物 灯盏花疗效如何
流行性感冒的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