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我写深圳人散文

摘要:一座城市,要记录自己的历史,形成自己的文化,这座城市才是有灵魂的,才会有绵延不断的后续力量,才会让居住在这座城里的人民心灵安妥。深圳也应该这样。作为中国乃至于世界性的大城市之一,深圳不应该忘记自己的历史,不应该忘记在这段历史中演绎人生的人民。深圳应该建一座纪念碑,来纪念那些曾经为深圳流过泪水和汗水的人,不管他今天在这里还是已经离开了。 5月底,应邀到香港参加有关《群书治要》的学术会议,完事后,在深圳被失散 0年的老同学马涛留住,从此,我和深圳的缘分便开始了......

香港,是一个拘谨有序的地方,再加上参加会议的都是些陌生的有修为的人,所以,会场的气氛有些人为制造的过分和谐。那几天,我周围的人个个都文质彬彬,谦恭有礼,见面鞠躬问安。而我这个来自西北素来粗放的人,有点像野猫跑进白天鹅堆里那样无所适从,那样惶惶不安。别人见我都谦卑地鞠躬,而我却腆着肚子不知还礼。别人都烟酒不沾,杯水素食,而我却被思念烟酒的情节纠缠着,寝食难安。所以,不等会议结束,我就急不可耐地逃离香港,联络了我的同学马涛。马涛来到口岸接我,我们一见面,来不及握手,就各自点上一支烟,狠狠吸了几口。

马涛也不是一个平凡角色,他是深圳阔太集团的大掌柜,手下也是有千十号人马,平时也是背着双手吆五喝六的。那天,我们就像两个真正的陕西农民一样,蹲在自家的土地上,呼吸着无拘无束的空气,望着广场上那些同我一样粗放的人流大声地说了一顿粗话,狠狠地在地上丢了几个烟头。

马涛,是我的同学中最传奇的一个。他是大才子,又杀过人,坐过监狱,后来又成为名声远播的大老板。他的经历,是最叫人惊心动魄的。

我和马涛都生长在陕西省礼泉县。礼泉,是中国最早一批建县制的地方,只不过那时候它还不叫礼泉,而叫谷口。谷口,是西周和秦国的中心地区,是周人和秦人的正宗。所以,马涛和我都有着周人和秦人的长相和性格,有周人遗传的道义,也有秦人遗传的孔武。马涛身材高挑,长眉细目,粗狂中显露着文气。他如果站在西安兵马俑的军阵中,是很难区分他是一个活人,还是一件文物的。

我和马涛在罗湖口岸的广场过足了烟瘾和乡音的嘴瘾,马涛开过来他的奔驰,我也挺起腰身,做一个学者的样子。我们进入深圳市区,再次进入我们各自的角色。

我那天到深圳的时候,已经是傍晚,马涛拉着我直接到他的一个朋友老孙给孙子办的满月宴会上。老孙是浙江人,而他的宴会上却口音杂乱,东北的、西南的、西北的,广东当地的。马涛说,这就是深圳,一个庞大的移民城市。而这些现在纷纷当爷爷奶奶了的人,就是第一批来深圳的打工者。我看着这些布满华发的人,算了算,从当年有人在这里画个圈开始,已经 0多年了, 0年前这些20岁出头的小年轻,如今也到了当爷爷奶奶的年龄了。我是一个多事的人,几十年的习惯,使我喜欢对别人发问,而且喜欢问一些容易让人伤感的事情。那天,我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你是哪里人?你还回故乡去吗?你为什么不老死在深圳?把这里作为自己安葬之所?”那天,我得到的答案,都是“我不是深圳人,我要回家去,我要埋在故乡的泥土中。”甚至连八九岁的童子都告诉我,她是外地人,不是深圳人。

一个人身处他乡、整日被思乡的情绪牵挂着,在文化和地理上无法认同,也是一件煎熬人的事情。马涛说,深圳是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上千万的人,不把这个地方认作家,逢年过节,上千万的归乡大军,浩浩荡荡出城而去,深圳,顿时变作一座空城。这座平日里奢华浮躁的城市,其实是没有灵魂的。

我知道深圳创立的那段历史,到深圳来的一部分人,是被贫穷逼迫来的。那时候,内地农村被贫寒笼罩,很多人是来赚点钱回家盖房娶亲给老娘买棺木的。那时候,我在老家常常能看到一群群背着破被子、被人领着上路的闯深圳的民工。我的秘书长,是当年深圳的打工者之一。她来深圳的时候,才15岁,她的家在陕西汉中,她说,那时候她家穷得全家人穿不起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而且还负债累累。她和妹妹都要辍学了。她的父母留了几夜的眼泪,才决定让她到深圳打工,她和几十个小姑娘被从车窗塞上火车,她被挤压在人缝中,双脚始终无法落在火车的地板上。就这样坚持着,哭泣着,几天几夜,到了深圳。她们被带进一个台湾人开的造鞋厂里。她说,她在深圳一共五年,他始终不知道深圳是什么样子,她只知道无休无止地干活,每月把工资全部寄回家里去。每天计算着春节可以回家的日子。就这样,当这家鞋厂的老板携款逃跑了,她也到了婚嫁的年龄,她才离开深圳回了老家。她说,过去三十多年了,她现在做梦还是梦见在深圳打工,双手还是在被窝里不停地做活。她说她很希望再回一次深圳,好好看看,深圳到底是个啥样子?

据我大概估计,深圳现在有居住证的人口近2000万,曾来深圳打工或者工作,最后不得不返回故乡的可能有七八千万人。这将近一个亿的人口,来自中国内地任何一个角落。在中国大陆 0多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上,深圳始终是一个神经中枢,她牵动着全国任何一个角落。这根神经牵动的不只是经济,还有情感。

0年前来深圳的还有一批被一张命令支配来的人,那就是工程兵。据说是工程兵在深圳蛇口炸响了深圳建设的第一炮。这一炮,也改变了近一亿人的命运和生命记忆。

1982年,中国裁军100万,这其中,49万是基建工程兵。有史料记载说,1982年9月15日,深圳的基建工程兵们脱下军装集体转业成为建筑工人。在工程兵团的基础上建立了建筑公司,这就意味着这些往日吃皇粮光知道干活的军人,要自己找饭吃了。

中国军队中自古不缺少能人,这些工程兵,很快就适应了没娘管的日子,硬是自己找饭吃了。一个老工程兵告诉我:“这里面有坚持,有离弃,有收获,有牺牲,更有着抹不去的屈辱和荣耀。”据说,有上千名工程兵死在建筑工地上。所有的工程兵都经历过发不出工资睡水泥管子,几十人挤在一张通铺上思乡流泪的苦难煎熬。这些人后来大多留在深圳了,但是,他们没有人承认自己是深圳人,他们一致的说法是,没办法回去了,户口在这里,房子在这里,再想家也回不去了。还有人更动情地说,只有把骨灰送回去了!

深圳建设的主力,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这些农民工,大多是自由盲流而来的。他们在一个个工地上找饭吃,饥寒交迫是司空见惯的,赚点钱回家了的是幸运的,把命丢在深圳是常有的事。马涛告诉我,他认识一对早年在深圳打工的兄弟两,靠给人修墓为生。一天,哥哥病了,还坚持干活,最后死在墓道中。弟弟没有办法把哥哥带回去,也没有钱给哥哥修一个墓地。他就把哥哥直接埋在正在替别人修建的墓道底下。最后,弟弟哭着说,今后没办法给哥哥上坟,但是,只要这个墓地的主人家有人上坟了,哥哥也就享受到香火祭祀了。他的哥哥没有成为深圳人,而变成深圳鬼了。

有一句老话,“黄色娘子军建设了深圳”。在深圳短短 0年的历史中,始终离不开“ ”这个词,我们现在称为“性工作者”。她们给深圳留下的记忆,更是叫人感慨唏嘘。

当年,深圳建设伊始,大量的香港、台湾以及世界各地的有钱人来到深圳,无数的农民工光棍汉来到深圳,这就为深圳开辟了世界上最大的 易市场。于是,大量的中国内地贫困农村的女孩子们,被各种人引领到深圳,她们大都是乡村贫困人家的孩子,大都明礼仪知廉耻,在中国这个几千年来把“淫乱作为万恶之首”的国家,她们为了家人的幸福,毅然解开了自己的裙带,毅然把自己沦落为下九流中的最下流者。任那些陌生的手侵犯她们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操,任那些肮脏的病态的各色人物蹂躏她们的躯体,任鸡头盘剥老鸨敲诈殴打辱骂,任警察抓捕追赶。但是,当她们给家乡的父母寄回去她们用血泪屈辱换回来的金钱,想着父母兄妹盖起了房子,穿起了新衣,欺骗父母说自己从事正当的工作的时候,她们的感受,该怎样用语言来表达呢?

我们常谈论说,在深圳建设时期,许多偏远山区都能收到大量的来自深圳的汇款,而出去打工的男人的汇款数量,往往赶不上女孩的百分之一,许多女孩使家乡脱贫,使父母有所养兄妹有所依。后来,又有大量的国企下岗女工及下岗女工的孩子,加入到 的行列,使深圳以及邻近的珠海、湛江、广州等地成为所谓的男人的“天堂”,淫乱之名鹊起。我无意给这些 们辩护,我只想说,贫穷是这一切发生的根本。管子说:“仓廪实而知礼仪。”当人民贫穷得衣食堪忧的时候,那些女孩们只能靠出卖自身而自救。在写深圳人的时候, 可能是其中最感人的一节。她们也是深圳的建设者,深圳不能忘记她们。当许多 人老色衰的时候,她们也只能暗自离开深圳,又有大批的乡村女孩流向这里。我不知道,在 们的心中,她们对深圳会是怎样的记忆呢?可能是一张张充满淫欲的脸吧。而深圳对 们又会是怎样的记忆呢?

我失散 0多年的同学马涛,既算是深圳第一批开拓者,也算是第二代,因为他的父亲是先来的,他的父亲那时是我们礼泉一个贸易公司的干部,是被派往深圳的。马涛那时候和我一起在家乡读书,他是我们班上个子最高最引人瞩目的一个。马涛的才气主要在文学方面,他整天思谋着写小说。三十年之后,我还清晰地记得他常常激动地给我讲他构思的小说时的样子,常常讲得眉飞色舞,刀枪不入。他说他要写一篇叫做《田埂上有一双4 的鞋》的中篇小说。我忘记了马涛这篇小说写成没有。此后不久,马涛和我一起参加高考,我们一起落榜。

后来有一天,马涛突然告诉我,他要去深圳,他父亲给他在深圳安排了工作。我当时听了羡慕不已。他有了工作,就像是跳过龙门的鲤鱼,幻化成龙了。他从此不用在黄土地上刨食吃了。

马涛走了,但是还是有消息不断传来,有人讲马涛春节过年没有回家,在深圳的工地上看门,半夜有鬼不断跑到房子中来,马涛就上下楼跑着追鬼,直到把鬼追到海里去了。我虽然不相信有鬼,但是我相信马涛是有胆量追鬼的。此后,我考上陕西师大,突然有一天,一个同学跑来给我说,马涛杀人了,成了死囚。我吃惊得目瞪口呆。

......

三十年后,马涛给我讲述了他所发生的一切。那一年,他从深圳回家看望母亲和弟弟。发现母亲和弟弟被人欺辱,他去找人家理论,却被殴打。他情急之下拔刀相向,竟稀里糊涂把人家杀死了。此后,他以伤害罪被判了死缓,在狱中服刑14年。马涛是一个不断制造奇迹的人,他在狱中竟然写出了在全国获奖的小说。因为判刑,他的妻子离他而去,却有另一位姑娘因为读了他的小说,而愿意等他出狱再嫁给他,这个姑娘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当马涛出狱的时候,他的在深圳打拼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他的妹妹、弟弟都来到深圳,他们四处打工,再加上父亲留下的一些家底,他们兄妹开创了阔太集团,成为著名服装品牌。如今,他们兄妹都是身家过亿的老板,在深圳房产不少。但是,马涛依然不觉得自己是深圳人,他苦涩地说:“不承认自己是深圳人,也不行了,父亲埋在深圳了,自己也回不去了。”

马涛说得想一个办法,让深圳人对深圳有认同感,能把她当作自己的家乡。第一批开拓深圳的人要么回家了,留下来的正在想办法在老家买墓地。这种身心异处的日子不好过呀!

我和马涛商量,我们杀人无力偷人懒的文人能干什么呢?马涛提议写一首歌说说深圳人。

说起写歌,我马上想起另一个人来,他就是作曲家舒闲。

舒闲原名叫张文立,舒闲这个名字,是我前年才为他改的。张文立是西安的一个传奇人物。张文立比我大18岁,他是上个世纪40年代出生的,属于前朝的遗少。上个世纪60年代,张文立在西安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上学,正碰上文革。他是典型的多血质,遇上热闹的事情,总会冲进去看个究竟,有时也会直接参与其中。文革时期,张文立在西安音乐学院也曾风云了一阵子,参与辩论,写大字报。但是,张文立却是一个心底纯净、脑子简单缺少私心杂念的人。别人在运动中抢官夺权,张文立却是出于纯粹的政治热情。大学毕业后,张文立不经过任何组织批准同意,一个人背了一把小提琴,步行150公里,自己把自己分配到革命圣地延安枣园大队去了。他的心愿就是沿着伟人的足迹,为革命圣地群众服务。但是,枣园的农民却并不认识张文立背来的小提琴是个什么武器,听了张文立演奏了几次世界名曲、《梁祝》之后,群众们把头摇得像电风扇一样,纷纷说,这后生都拉了些没名堂的曲曲,一首正经的都不会。

张文立在群众中混不开,不久,延安成立歌舞团,筹办歌舞团的人听说枣园有个会拉小提琴的,便一阵风把张文立接走了。张文立到了歌舞团,就如同鱼儿得了水,有了用武之地,他跑遍延安各地,迅速拉来一帮人,把歌舞团的乐队 得有模有样。张文立在延安歌舞团一呆就是8年。后来,因为延安的政治风气太硬,张文立和许多学生出身的知识分子经常成为批判教育对象,有时候甚至有被打成反革命判刑入狱的危险。于是,张文立决定逃离延安。1975年,张文立在老同学赵季平的帮助下,调回西安市豫剧团工作,后来又折腾到秦腔剧团,直到改革开放之后,张文立才再次回到西安音乐学院,在校刊《交响》杂志做了部主任。

共 62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写深圳人》,是一篇解读剖析深圳历史和文化的散文。深圳,一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一个中国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也是一个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深圳年复一年不亚于“敦克尔克大撤退”的“候鸟”,北归,是这个中国最大移民城市最直观的体现。作者作为一名学者,到香港参加了一次学术研讨会后,应在深圳的老同学挽留,便与深圳结下了缘分,收集了来自天南海北“深圳人”的心声,用极其独特的视角,用放大镜和显微镜,扫描了深圳外来人族的全景,透析了他们的心图,阐发了他们的心声。汇入深圳建设大潮中的外来人,形形 ,他们有农民工,工程兵,知识分子,还有 等等,他们身在深圳,但却不是真正的深圳人,他们的根在家乡,有的老死在了深圳,有的永远回不去家乡了,他们才是深圳的真正建设者,才是深圳最值得纪念的人,作者为此满怀深情谱写了《深圳人》这首歌词,来纪念那些曾经为深圳流过泪水和汗水的人,发出了心中的真情感慨:“一座城市,要记录自己的历史,形成自己的文化,这座城市才是有灵魂的,才会有绵延不断的后续力量,才会让居住在这座城里的人民心灵安妥。深圳也应该这样。”该篇散文立意积极视角独特,笔者满怀无比敬意之心,用饱蘸深情的笔触,讲述了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为深圳做出牺牲的千千万万的外来人们,浓墨重彩绘就了一幅幅素描画卷,深情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壮美赞歌,令人心灵震撼,让人肃然起敬,更让人感慨深思。一篇匠心独运、感人肺腑的精彩散文,值得细细回味,倾情推荐共赏!!【:天龙】【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 :50:58 感谢石岗老师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2楼文友: 0 :54:14 该篇散文立意积极视角独特,笔者满怀无比敬意之心,用饱蘸深情的笔触,讲述了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为深圳做出牺牲的千千万万的外来人们,浓墨重彩绘就了一幅幅素描画卷,深情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壮美赞歌,令人心灵震撼,让人肃然起敬,更让人感慨深思!!

楼文友: 0 :55:15 祝石岗老师在荷塘写作愉快,佳作频出!!

4楼文友: 08:27:00 人生的阅历丰富,写起来驾轻就熟,读石老师的文章被,爽!让你想!

5楼文友: 08:25:12 深圳不应该忘记自己的历史,不应该忘记在这段历史中演绎人生的人民。深圳应该建一座纪念碑,来纪念那些曾经为深圳流过泪水和汗水的人,不管他今天在这里还是已经离开了。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6楼文友: 14:42:0 祝贺石岗老师佳作斩获精品,荷塘有你更精彩!!

7楼文友: 18:58:42 我是石岗,感谢你们关注我的文章,感谢金亮先生把我的文章传播到这里,谢谢你们!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老年人晚上尿多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灯盏花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