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圣主 第四十一章 我来战

通天圣主 第四十一章 我来战

洛天迎着洛青山严厉的目光,大踏步向前,在这个过程中,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可怕,当走到洛青山面前时,洛青山旁边的几人,已经是被那股外放气势给*的不自觉后退了两步、

唯有洛青山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那目光之中,已然有了一丝杀气,迎着众人复杂的目光,洛天站得笔直,目光也清亮。

“我洛天为了洛宗之发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很多人也看在眼里,有些话我本不想说,但事到如今,有一些人,已然是把我*上了绝路,想要我死啊。”洛天清亮冷漠的目光,落在了宗主洛云和几位长老身上。

“这些年,我一共为洛宗征战了大大小小一百三十五场,或是杀玄兽,或是杀强敌,或。。。是杀那来犯之敌,你们这几人,一直不肯承认没有我洛天,就没有现在的洛宗,在这里,我洛天可以堂堂正正的说,我身上不计其数的伤,是为了洛宗而流,你们呢?”洛天忽然暴喝出声,直接一把掀开了身上的衣衫,在那衣衫下面的躯体之上,一道道伤口密密麻麻,宛如蜘蛛般遍布在其上,光是胸口上的伤痕,就看得人触目惊心。

院落不少洛宗弟子,包括洛青山,瞳孔都是狠狠一缩,一阵心悸,这些伤口,得受多少次伤才会诞生出啊。

这些伤口,居然都是为了洛宗而受的吗?

洛青山深深吸了口气,即便他已经意识到,这洛天的确和燕云天有着一些关系,此刻也仍旧产生了钦佩之情。

这是条汉子。

“为了洛宗,我可拼命斩玄兽。”

“为了洛宗,我可舍命战玄者。”

“为了洛宗,我可抛头颅洒热血,你们呢?”洛天再一次暴喝,那宛如炸雷般的声音,在这院落之内连连炸响,炸得洛云,几个长老脸色铁青之极。

被洛天这么一喝,他们倒成了忘恩负义之辈了。

“不管你做了多大贡献,这都掩盖不了你是燕云天女婿一事。”洛云脸色难看,低声喝道。

“哈哈哈。”洛天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只是他目光仍旧清亮,身躯仍旧笔直,笑了好半天,他才停歇下来,那冷漠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自嘲。

“没有我洛天,何来的你这宗主之位,何来的你们这几人长老之位,我从来就对宗主这一位置没有丝毫觊觎,可你们偏偏拿我当生死大敌,要将我赶出洛宗,甚至。。。。致我于死地。”洛天自嘲笑着。

“原本我。。。是拿你们一个个当亲人的,你们却想我死,怪我,眼光太差。”说着,洛天叹息一声,脸色也变得平静下来:“没错,我的确是燕云天的女婿,要我拿他老人家的名义发誓,我做不到。”

闻言,场中众人脸色尽皆大变。

“好你个洛天,终于还是承认了,你说这么多,终究还是和燕云天那老畜生有着关系。”二长老洛海颇为恼羞成怒的暴喝。

“但凡和燕氏,燕云天有关系的,一律是死罪,洛门大人们不可能放过你们,快快束手就擒。”三长老洛山也脸色难看的怒喝。

是。

他们承认洛天对洛宗的大贡献,也承认他们有如此地位,都是拜洛天所赐,可当着这么多人,甚至洛宗弟子的面,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侮辱。

“我从来都没想过,原本我当做亲人的你们,却竟然是一个个白眼狼,畜生。”洛天目光从几人脸上扫过,嘲讽一笑。

真的看走眼了啊。

这些人落井下石的手段,太可怕了,太不近人情了。

“执事长老,现在局势已然明了,洛天洛明父子,的确是出自当年燕氏,他们是燕氏残存下的走狗,还请速速捉拿,斩草除根。”这时,洛云却猛一转身,冲着洛青山抱拳道。

“可惜了。”洛青山皱眉扫了洛明一眼,摇头叹息一声,随后那略显浑浊的眼眸中,杀气徒然大盛:“当年那一场大决战,虽然燕氏成功被灭门,可我洛门也死伤惨重,死了无数年轻玄者,伤了无数老一辈玄者,以至于,从四大宗门第二的位置,直接降到最后一位。”

“那时,门主就亲自下达第一百二十五条门规。”

“一律和燕氏扯上关系的家族,玄者,甚至胎儿,一律杀无赦,你父子二人,受死吧。”洛青山袖袍一挥,顿时一股股狂暴的玄力就直接破体而出,在他周身形成了一道玄罡,恐怖的气势,直直压向了洛天。

在他看来。

洛天毕竟是驭宝境玄者,这里只能他亲自出手方能斩杀,而洛明呢?天赋的确恐怖,但毕竟还没有成长起来,不足为惧,此地任何一人都能随意杀之。

“我劝你乖乖让老夫杀了,老夫还能考虑考虑,留你父子二人一具全尸。”洛青山单手指着洛天,淡漠道。

闻言,洛天淡淡一笑,他扭头看了洛明一眼,脸上眼中,全是温和之色。

“孩子,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眼光放亮点,别像父亲一样碰到的全是一群白眼狼。”洛天目光温和,里面还充斥着浓浓的不舍。

“这是父亲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战,也将是最辉煌的一战。”

“你记住,我们生在燕氏,即便是死,也要站着死,也要顶天,立地。”说着,洛天深深看了洛明一眼,全身徒然大震,顿时在他躯体之上,一道道玄光轰然亮起,他的胸膛之上,玄脉清晰可见,那一处处断裂的玄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衔接而起,宛如重生。

在这一刻。

洛天气势如虹,驭宝境九层的玄息不断攀升攀升再攀升,短短刹那,居然便已是达到护体九层,整整提升一个大境界。

这。

才是洛天真正的修为,只是因为玄脉断裂,一直被他压制着,而到了如今,为了给洛明拖延一刻钟的生机,他强行衔接了玄脉。

“什么?居然**玄脉。”看着这一幕,洛青山脸色大变,可很快,他脸上就出现了冷笑:“护体境九层?这又如何,老夫也是护体九层玄者,你这等玄脉**,顶了天也就能坚持十分钟吧。”

“时间一过,都不用我动手,你当生机尽毁而死。”

。。

。。。。

“不,父亲。”洛明脸色大变,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身为一名圣师,他如何不清楚洛天现在的状况,一战过后,将生机全无,为了给他拖延时间,这个慈祥的父亲选择了**玄脉。

“父亲。”李夕月喃喃着,一下子就呆愣在了原地,她又如何不知玄脉**的含义。

“可要我出手?”药灵戒空间内,白幽洁迟疑了下,问道。

“不。”洛明摇了摇头,脸色也恢复了平静,那目光之中,更是冷静的没有一丝感**彩,洛天是他这个世界上的父亲,虽然只接触了短短两个月时间,他却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这种感情,是他上辈子从未感受到过的。

而现在,他父亲就要死了,将为了他,独自面对强敌,完成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战。

“你将玄力渡给我,我来战。”洛明一字一句,传音道。

“这怎么可以?一来,你玄脉承受不住,二来,你一个炼气境玄者,从来未曾达到过护体之境,又怎能以护体境玄力对敌?”白幽洁大吃一惊,以为洛明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我的玄脉堪比神兽血脉。”洛明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远处的院落,此刻,洛青山已经直接出手了,玄罡汹涌澎湃,和洛天战在了一起。

“即便。。。即便你玄脉承受得主,可。。。”白幽洁还是不敢贸然渡玄,主人和玄兽间,的确是可以渡玄的,可必须得满足两个条件。

其一,玄脉够强大,能经受住玄力的冲击。

其二,必须有以强大玄力对战的经验。

然而,洛明在焚云大陆本身就是随心境玄者,哪里会没有高强度玄者的对战经验?也可以说,洛明是这个世界上,极少数都借助玄兽力量对战的。

“这是父亲的最后一战,我不希望他独自一人,在他死后,我会让洛宗血债血偿,该下去陪我父亲的,都得死,一个都不能少。。至于现在,把玄力渡给我,我来战。”洛明看着远处,那洛云,洛山,洛溪等几人脸上的冷笑,眼中的杀气,犹如实质化般投s而出。

ps感谢暗月丿殇,wfsc,ghgb几位朋友的赏,忽然来了这几发打赏,我心甚慰啊。

清远癫痫病医院地址
儿童过敏性鼻炎专用药哪个好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张凤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