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小说湿漉漉的春天

今年的春天湿漉漉的雨水多,空气里绞得出水来。更可厌的是小镇上世纪七十年代人工修的水泥街道。在如水的季节里,道旁一堆堆永远也清理不完的垃圾,被雨水冲洗后把凹凸不平的窟窿眼儿,坑坑洼洼的注满了泥浆水。毛眦眦的肮脏丑陋得像一根绷断成几截的劣质帆布皮带,破旧不堪的散发着臭味。过往的车辆尽管扭着舞步仍然无法逃避凹凸不平的颠簸。溅飞的泥水喷洒着,把冒着寒气飘洒的短裙,肥瘦不一白晃晃的大腿涂抹得污渍斑斓。引来众人的哗然和女人的尴尬,也惹来过往行人的白眼和斥责。这些飘着的短裙,又是城市里来得最早的春天亮点。

李老歪见此,不由得瞪着双眼叉着腰的望天骂娘:“狗日的鬼天气!日头爷躲到哪里去哒呃,七十年代这街道可是小镇人的骄傲呐,那个时候县城也没有这样的街面儿。狗日的半夜里玩龙灯玩转去哒喽,乡村都通了水泥路,这儿却成了他妈的乱泥坑坑了,当官的龟儿子们被酒灌瞎眼哒呐……”

老歪名叫李正才,是企业改革中的下岗工人,只因最好与人死蛤蟆争出尿来,不争赢仗不收口。还有点幽默歪才,又好说些与女人某个部位有关的笑话,所以朋友中就送他个外号老歪。笑谈时常翻起他过去的往事笑料,如;六十年代末七十年初,由于油水不足粮食吃不饱。和他几个靴兄靴弟在街头巷尾黑市交易埸所卖米。贩子们为了躲避工商追罚,多是用升斗为量具,即简便又迅速,发现情况收敛得快扯腿跑人。他与一年轻村妇黑市卖米时,痞着脸儿玩笑着道:“大姐,这米好多钱一斤呐?”那女人畏缩的吱唔着:“大哥,三块钱一升呗……”

“哦,三块钱一升呐。”他乜钭着眼光游离在她饱满的胸脯上,戏谑的道:“我,我买半升好么?”

“这……”女人为难了,怯怯的望着他:“半升呗,不好……量,你还是卖一升吧!”他的同伙听话听音,忍俊不住的笑起来:“他只喜欢你半身(升)呐,所以只买你半身。”女人被笑得发蒙,也跟着不自然的笑了起来道:“大哥,你就卖一升呗,我多给你量一点儿好么?”

“好,好!就卖你一整身,一身。”他们忍俊不住的付了钱哈哈大笑着离去,女人望着他们远去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追着他们的背影骂道:“砍脑壳死的背时鬼,沾老娘的便宜呐,不得好死地!”还有许多这一类的笑话就不一一例举了……

老歪现经营着一家仅能养家的五金杂货店,歪挤在扎壁似的街道两边店铺里。每天目睹着过往车辆的艰难曲行,路人避让不及的溅得满身泥水后的骂娘,心里也感到愤愤不平的。而小镇以往的辉煌又令他饭前茶后,闲来无事的和几个老伙计津津有味,波澜起伏的回味着。讲到现实又有点愤愤然了……

数百年前,小镇就以它水上运输的优势地理环境,勾通着湘西北至长江的水域运输。成为木材生意和船帮生意人的落脚点,热闹繁茂的商埠小镇了。一长溜吊脚楼悬空耸立在沅水河岸,每天客货船往返不绝的在官码头上下仃靠。终年河下湾靠着成片连垒的木排筏延绵十余里,来往穿行的木帆船桅林耸立。他们把湘西北的药材农产品等运了下来,又把江浙,武汉,长沙等地的官布,盐及日用品带往湘西去……

一到傍晚,沿江上下,炊烟淼淼。船尾燃起湿木柴,水手就着长流水淘米煮饭。乘船的客人换上干净衣服上街看市面。闲散的水手则在河沿的吊脚楼台上与买身的老相好调情,相互骂些有趣而粗野的话,然后相邀到正乙宫去看戏。河上河下晃动着缆篾火把和粗旷欢愉的问答声,把和谐的气氛融入茫茫夜色里。

解放后,这儿是湘西北最大的木材集散地,地方财政屈首地区第一。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湘黔支柳铁路的运输替代了古老的沅河水运。火车头拉走了沅水远古的繁荣,小镇被遗忘在这泥角里,真是世事无常,兴衰轮回呀。

七十年中期,镇委一声令下建设小镇修街道。全镇各单位雀跃拥护,出资出力劲头儿可足了。那时的人民群众没有杂念,私念,只有信念,谁都知道;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相信群众相信党是起码的基本原则。当官的没有私欲,工作走在群众前面。各单位当做头等大事,抽出年轻力壮的突击手。

开工那天,正是春末夏初炎热的天气里。没有什么官员的典礼讲话剪裁仪式,只有灿烂热烈的阳光。大家带着工具到了指定地点,甩掉外衣光着膀子自觉的掀起为人民修街道的热潮。那年代机械设施泛缺,搅拌泥沙全是人工操作。日头爷热情的每天张着笑脸从早陪到晚,工人一上工就泡在了汗水里。一天下来累得人散架,但都毫无怨言的乐与天斗,争当先进创入党条件。

老歪当时也是修街的一员,一提起那时的情景就会显得很激动“啧啧”的夸赞着当时南下来的镇委书记;整天一顶草帽扣在脑壳上同工人们一道,天刚放亮干到晚上麻眼。有人问他:“老歪,那次修街道完工后不少的人入了党,入了团,你他妈的怎么一样也没有沾边呀,一定是表现不好呗!”

“狗屁,我老歪年轻时干活儿可是赶鸭子进棚“呱呱”叫呃。”

“嘿嘿,你还呱呱叫哩,干了几十年,连个党票都没有捞到啰,牛皮个屁啦!”

“这……”他被问住了,心里有故事说不出,但他并不后悔。在那个火热的年代干工作叫做干革命,不为名不为利。每个人图的是信仰,进步,入党是最大的理想。现代人是以金钱为动力,离开了钱就办不了事。有了钱能入党当官,买活死人,哪还有什么为人民服务的信仰。有的人除了有钱什么也没有,哪有那年代的精神信仰,当官的嘴巴里一套套的说得好听;执政为民,以民为本,什么时候以民为本了!小镇几十年过去了还是七十年代的老样儿,比黑白电影还要老得发黄。他在心里瞧不起现在的某些党员干部,像他们那样,狗屁!他老歪比党员还要党员了。

那时工厂里也没有正规职工宿舍,多是些原来的破旧民居。在一间简陋的木板房子里,进门一条走廊连着四间窩居小房,住着四户人家。老歪与张北瓜为紧邻,张北瓜生得单瘦矮小,在厂里搞供销。一张油嘴滑舌,两只眼睛骨碌着,灵活得瞬息万变,也很适合他的业务性质。而他老婆文三妹则高大肥壮在车间里做焊工,爱嚼舌根的背后说他俩不般配。有人调笑张北瓜:“呵呵,老北!你老婆可是太平床啦,趴在那上面可安稳喽。”

又有人说:“北瓜,只怕你奈何不了你老婆呗,她打个喷嚏不会把你抖落下来吧!”北瓜脾气好,脸上尽是滑稽地“嘿嘿”笑答着:“哼!能掉到哪儿去呀,下面还栓着的哩。”而且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人,由老婆当着家,一切以老婆意旨为准绳。

老歪的老婆在文革中闹够了,积极的去了广阔天地炼红心,由于相距较远交通不便他也就很少回家。至到八十年代初,在改革的“春天故事里”老婆才返回城镇,结束了牛郎织女的分居生活。而后不多久老歪又在企改的“春风”里下了岗。他一喜一忧过后,只有另谋生路的干起了个体户,尽管他餐风露宿勤苦拼搏。由于做工人的心地诚实,经营着同样的商品别人涨价了,他就是犟着不涨价,直到抗不住了才无奈的随大流。所以生意做得不好也不坏,说好哩;是他做生意诚实老顾客多。那坏嘛,就是利润率低,就没有像有些人先富了起来。商人商人!你不伤人为己,怎么能富得起来!商埸做假的还少了么?所以老歪就只能过着饿不死也冻不着的“温加饱”的生活。

当年在工厂上班时的老歪,精壮啷铛二三十来岁年纪。那年代还没有电视机,更没有赌牌搓麻将的风气,看埸电影还要站队挤票,下班之余孤独着就免不了寂寞。就常和几个玩得好的酒友冬季里打狗捕鱼,春日里捉青娃抓黄鐥的改善生活。在酒疯里把日子打发得淡然悠闲。这个屋子里除张北瓜两口儿在走廊里置有锅火外,三个单生汉都在食堂开火。所以每遇改善生活就得借用北瓜家的锅火,稍带着也用他一点油盐酱醋类的东西。文三妹性格开朗,起眼动眉毛的很灵活,对人总是迷笑迷笑着,女人味中有股男人的豪放。从不在小事上计较,吃饭喝酒时也就不分彼此的拢在了一起。老歪就把北瓜的胖媳妇“嫂子,嫂子”的叫得沁甜,关系打得很火热。实际那女人比老歪要小两岁,而北瓜和老歪同年份,北瓜比老歪大了月份,所以就理所当然的称之为嫂子了。

老歪荣幸的被抽出修街道,由于天气炎热抢早晚时间凉爽,故中午休息较长。单位没到开饭时间就放中工休息了,回来犯困倒在床上睡过了吃饭时间,只好在街上找零食充饥。三妹看在眼里留意在心里,中午开饭时就帮他把饭一同打了回来,在灶里温点儿火,把饭菜热在锅里。老歪一觉醒来热饭热菜的很受感动。

有天逢休息日老歪买了鱼肉回来,眯着文三妹嘻笑的把菜递给她。她愕然的回望着他,眸子里略显慌乱,眼眶就有点儿热,又似说;这是为什么?他诚恳的道:“感谢嫂子,这许多天的关照。”即尔诡秘的笑笑:“今天就我俩个安静,陪嫂子好好喝一杯儿呐。”她脸上飞过一片红云,微笑着会意的转身忙饭菜去了。

中午时间厂区静悄悄的少见人影,屋子里就他俩个,感觉怪怪的似有几分神秘。北瓜多半时间在外出差,两个同事昨天就已经回家搂老婆去了。老歪坐在近旁摇着浦扇瞅着她讲些令女人脸红的骚话,她知道他的眼光正黏在她的背脊上,就把身恣动作做得更有女人情韵。他感觉她虽然肥胖却胖得蛮有韵味。那女人平时很

共 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1楼文友: 21:27:2 读春雨老师这篇小说,湿漉漉的雨水天气,让一切都变得阴霾,真是世事无常,兴衰轮回呀!本文立意之深刻,结构严谨,生活话语言,朴实无华,适合故事人物个性,幽默又不失身份,活泼又不离法度,可见文字功力十分深厚,作者的创作态度:热情、真诚、正直的,在本文中有撼人心魄的情感力量,对六十年代末七十年初那段特殊历史时期有着刻苦铭心的记忆,虽然物质的缺乏,但在那一代人身上却留下了闪光的一页,春雨老师的作品贴近社会,贴近人生,在那些看似谐趣横生,随意嬉笑的文字中,总能感受到一股浩然正气,坦然自如,朴实真诚,由文风可以联想到老师的人品。欣赏佳作,问好老师! 至诚的爱心,可以温暖人们心灵的凄凉

回复1楼文友: 14:19:4 谢谢雅评,七十年代缺物质,但不缺精神,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风气浓厚,政风廉洁,官民和睦相处,令我们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留恋

2楼文友: 21: 0:15 一种朴实人性光辉,也可以说是众多小人物的 喜剧 人生,呵呵!不才,妄加评论,老师见谅! 至诚的爱心,可以温暖人们心灵的凄凉

回复2楼文友: 14: 5:06 雅评得当,没有小人物也就没有社会,我是依据生活,社会的现实发挥的。以往提倡写作要忠于生活,要来源于社会,反映社会中的现实生活,但又强调以正面题材为主。从现在看来这些论调已经过时,现在从各个文学络来看,还是虚涏离奇的抢手,纯文学正在没落中,没有法子,我爱文学,但虚幻的东西我写不好,也不愿意写,更没有心情看。感谢笑兄能给予我的拙作如此的评价,谢谢了,问好兄弟?

脑梗死的治疗方法

脑梗死的预防复发

脑梗死的预防措施

血糖仪价格表
灯盏花药业拳头产品
心绞痛冠心病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