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暖等小说征文

接到的一霎那,悲伤划过,闪电般撕裂了我的心,我捂紧肚子,脑子里一片闷雷滚滚而过。我眼前一黑,猝然倒地。家人七手八脚把我抬到炕上,又掐人中又捋心口,我才缓过一口气来。我紧咬嘴唇,眼泪夺眶而出。我不信!我不信那个曾经答应哄我一辈子的男人会忽然弃我而去。我不相信!

我颓然坐在墙角,屋内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我离他们越来越远,像飘浮在风起云涌的海面上,四面都是茫茫的海水。天更高了,地更远了。我无助地想要呼喊,却喊不出任何声音。海浪冲垮了所有的防线,记忆一波波翻滚而来。

那时候他坐在我右侧,轻声细语地和身边的人说话,当然,也在同我说话。他自然而然地转过脸来望向我的鼻梁,我眼角的余光泄露了我的紧张。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似乎是哪个天神舀来一勺岩浆,一不小心浇到起起伏伏的地面——山丘融化了,盆地融化了,花草树木也一并融化了。又有一个好心的仙女急速引流银河之水,阻止了融化的脚步,却遗留下永久的伤痕。他的眼角耷拉着,和面皮粘连在一起,嘴角拉长到一边脸颊,左边的耳廓只剩下一团粉嫩的肉,它们共同嵌在明暗交替的脸面上。有一种从恶梦里逃脱出来的恐怖笼罩了我。他说,我曾经也是近视,后来手术了。我的眼前便闪现出明晃晃的手术刀和他旧时的模样。

我始终不觉得这是一场相亲,想法直到现在依然不变。就在相亲快要结束时,他遍布灼痕的手里捏着一支烟,被我大伯母用眼神儿拖了出去。我才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我妈的脸被愤怒扭曲了,眉眼儿腾腾冒着火苗儿,喘息声比她平时干活时发出的还要重,她坐在我左边炕沿上,从牙缝里挤出字来:“这不是坑人嘛!”我一语不发,侧耳细听着大伯母深一句浅一句的问话:“咋样?看好了没?用不用留个?”那咝咝声一定是他在吐着烟圈儿。他说:“我们以前认识。”

是的,我们俩儿以前是认识的。他比我大一岁,高我一个年级,念书的时候和大伯家的强子哥是邻班。冬天的早上,我和大哥到校太早,教室里还没生炉子,我就跑到大哥班级取暖。大哥诚实可靠,是班级的炉长,专门负责生火一职。久了,邻班的同学也来凑热闹,他也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就认识了,偶尔他们逗我,都让我喊哥哥。可他以前不是这个样貌,虽谈不上眉清目秀,但也和丑陋沾不上边。现在……我不想说,但事实是:狰狞。

他和大伯母掀开门帘再次进来时,大伯母脸上讨好的意味尤为明显了。我知道,但凡有人觉得自己做的事有背良心,通常都是这个表情。大伯母惧怕我妈虎视耽耽的眼神儿,这是一定的,她怕我妈声讨她给我介绍了这么一个对象。她小心翼翼地问我妈:“怎么样?留个,日后联系?”

“好。就留我们家吧。”我很果断地抢过话头儿。这时候,我妈说什么都会很尴尬的。她没说话。

他倒是说了。他说,有时间要带我去城里遛达遛达。我冲他僵硬的一笑,实在找不出什么话来搪塞。

他走之后,我妈雷霆大怒:“嫂子,我把菁菁的婚姻大事交托给你,你就这么打发我啊?这不是糟践人吗!亏了菁菁还是你亲侄女,你也把她往火坑里推!”说到痛处,妈眼睛红了,嘴角都有些歪,拉起我就走,大有以后断绝关系的架势。

大伯母慌了。“这是怎么说的啊!”她张开胳膊拦腰劫住我妈。“二妹啊,我能害菁菁吗?!我再不是人,也不能害自己亲亲的侄女儿啊!这不,这不……唉!这孩子没爹没妈的,他姑跟我关系不错,死活求我帮忙给介绍个对象。你也看到他那个样子了,谁家小姑娘能看上他啊!他姑那边,我还推脱不了,这就故意唱这么一出,到时候咱菁菁就说不同意,这不就解了围了嘛!他也好知难而退……”

我妈的脸色由红转白,想是大伯母这番话把火气浇灭了大半。大伯母一向能说会道,十里八村的人都喜欢托她保媒,职业习惯,无风她能推波助澜,天晴她能呼风唤雨。妈说,行了,我们不同意!这事儿就不能早打招呼!

大伯母肥腻腻又讨好的笑容从嘴角流出来:“这不是做样子嘛,真实。”

我说:“大妈,他爸是怎么走的?”

大伯母的笑容倏然敛了去,叹了口气:“火灾。”

我立刻明白了他面目狰狞的原因。我说:“我同意!”我决定嫁了。

回到家,小姨点着我的脑门,说我一定是疯了,又不是嫁不出去,用不着作践自己。我妈就在一旁哭。悲伤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样,它和自己在一起相安无事,只要有人嘘寒问暖,它就矫情的一发不可收拾。我妈的悲伤,此刻就在小姨的指责声中泛滥成灾。我知道她无话可说,她只能哭。我什么都了解。

你有钱给我吗?我突然问小姨。我的这句话像个铅球,蓦然砸落了小姨那激荡在空中的喋喋不休。她停顿片刻,接着又说,现在可不时兴父债子还了哈!别来这套。

我说,老祖宗的规矩,到哪辈儿上都得父债子还。我爸没儿子,我替他还!

我爸虽然是个酒鬼、赌棍,某些事情上倒是很精明。比如今天这个场合,他选择短暂消失就是最明智的。我不怨他。从小到大,他除了喝酒赌钱,其实待我不薄。我不能弃他不顾。

我和他正式恋爱了。一天一通,嘘寒问暖,没的说了,他就在那头听我的呼吸,偶尔会轻笑出声,声音也是怕惊吓到我,很细。其实我们两家离得并不远,是我总有借口不见面。

我不知道半年的相处属不属于闪婚,可是就这么快,我们真的筹备结婚事宜了。这期间,我们只见过五次面,没什么比这个记得更清楚了。第一次是在我家。第二次是在我家。第三次还是在我家。第四次是在大集上,刚下过雪,寒风呼啸,赶集的人特别少,摆摊子的人也稀稀落落,我们俩儿悄然走在集市当间,脚下是被风驱赶到一处的深深浅浅的雪,在清冷的阳光下白得刺眼,间或有几个行人走过的雪窟窿。我低着头,数着雪窟窿,他也低着头,数着我的脚步。风不识趣地在我们脚下旋来旋去,和浮雪做着游戏。我想,应该没人注意到我们。我们都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两个眼睛看路。我打心底里怕有人认出我们,特别是怕旧时同学。他试图拉拉我的手,我瞥见他的手抬了几次,又放了几次,我佯装不知。后来还是拉上了,隔着棉毛手套,厚厚的,来不及传递一丝温度便撒开了。最后一次见面时,也在我家。媒人,也就是我大妈,也来了,这回是商定结婚的细节,彩礼多少等等。我无心听,一切由小姨和大妈作主,她们都是自己人,自然不会亏了我。我倒是可怜起他来,面对着两个滑不溜手的半大老婆子,他和他姑姑力不从心,只能任人摆布,要什么给什么。而且,他比我更知道我需要什么。

婚礼一切从简,是我提出来的。他没反对,他家那边除了爷爷奶奶和一个姑姑,两个叔叔,也没什么重要亲戚了。我怀着参加葬礼的心情准备着结婚用品——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就两个小包袱,里面是四床被面儿,再就是两床太空被,几套新衣服。彩礼八万元,除了买东西用掉的,其余全都给了我妈。有了这笔钱,我爸就不用到处躲赌债了。我妈是哭着接过去的,那神情真像参加葬礼。

毛骨悚然的洞房花烛夜终于如期而至,每次一想到,比小时候看完恐怖片后走夜路的感觉还要阴森。我甚至安慰自己,这叫等价交换。我设想过很多个版本,我想到过我会惊叫出声。可当他温柔地搂住我的腰时,我闭上眼睛,觉得一切并没有我想得那么可怕。他开始吻我,由额头眼角鼻尖脸蛋儿,再到嘴唇,一路往下,我始终闭着眼睛。他的嘴唇火热,我却觉得像一把手术刀,正一寸一寸剥开我的躯体。我动不了了。直到他把我脱得一丝不挂,我嘶哑、僵硬地求他:“关灯吧!”他愣怔了一下,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他关了灯,趴在我身上爱怜地轻抚。我浑身颤栗,张开双手把他按向自己,我只想早点结束。只想早点结束!

疼。那一刻的疼痛,我将永生不忘。以痛点为圆心,我的整个身体像在遭受辐射,最后又汇聚到一点——黑暗中我看见自己的心,心口像刚拔出匕首,汩汩涌动的鲜血,触目惊心。他拥着我,吻着我脸上的泪,在我耳边低语:“我宠你一辈子,一辈子哄着你。像哥哥保护妹子一样保护你,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抽噎着附上他的身体,缠绕着,让他讲讲脸上的伤。他的话很简单:“我躺在船舱里抽烟,着了。我逃出来,我爸在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保险费。”后来是吸鼻子的声音。这个新婚之夜,他和我一样疼痛。

这种疼痛持续了三年,三年里,我们的房事屈指可数。每一次房事,他都胆战心惊,因为每次我都从头哭到尾。如果哪次他想看着我进行,我就会歇斯底里,最后颤抖到什么都做不成。所以,我们顺理成章没有孩子。我知道他想要个孩子,我也同样想要个孩子来融合一下我们的关系。可是,不行。

他家里除了院子里的菜地,另外还有一亩地,原先种着苞米。结婚后,他说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喂养好自己,他看着就开心了。我还是做了一点事的,开春翻地播种,秋后收割装仓,样样紧随别家,都没落下。唯一和别人不同的是,我把整个院子都种满了花,只要我能搜罗来的,都在我院子里生了根。我很少回家,很少和别人来往,每天必做的事就是看着一园子花花草草。他看了心疼,他说他这辈子注定为我心疼——他从来没见我从心里笑出来过。

他家的船没了,每年春秋受雇于别的船主,出海捕捞。夏天和冬天,就陪我一起看花开,数花落。花开我也哭,花落我也哭,他只能无奈地抱着我。我什么都不说,但他知道我喜欢被人抱着。他也只会这样安慰我。

婚后第四年,我说太闷了,要找个活儿干。他说,随你,只要你高兴。我于是去镇上临街的小饭店当了服务员。

小饭店很小,尚且没有我们家三间瓦房的面积大,客流量还可以,至少,让我觉得每天都有的忙,又不是太忙。店里就两个人,一个是老板娘,一个是我。她炒菜,我上菜,谁闲下来谁择菜刷碗。老板娘是个很大度的女人,家也在附近的村子,她不计较干活多少。我唯一看不上她的,就是一身媚气,对任何一个来吃饭的顾客都使出浑身解数,唯恐骚得不明显,痛失一个回头客。

军就是被她勾了魂摄了魄的回头客,不但回头,一再回头。我的印象中,军有段时间一日三餐都要赖在饭店里了。可他又不和老板娘说太多,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军来的时候,必定是开他那辆全镇唯一的红色跑车。我总禁不住要想,穿戴这么讲究,这么排场的人,还要到这么小的饭店来吃饭,有钱人的生活真难以理解。

还是老板娘点醒了我,有天她挤着眼睛,努努嘴:“没发现他的眼神儿一直在你身上打转吗?”我循着她的眼神望过去,才知道她说的是军。我说:“转吧,我是有家的人。”

人往往经不住提醒。有些事,既然知道了,就没法置若罔闻。有些事,就因为这样才无可避免。我有意无意留意起军来。他是那种很大气的男人,绝非暴发户一类。我还特意观察了他的五官,有时在心里感叹,真英俊!情不自禁地和家里的他进行一番比较,就把自己吓一跳,对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军偶尔抬起头来和我对视,我手里的工作就很慌乱,忙别开脸去看别处。

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那天下午,店里客人少,老板娘突发其想,叫来一个姐妹,想搭军的车去买东西。军很热情,欣然应允。老板娘跟我说,关了店,咱们一起去!我几番推辞,最终还是跟着去了。老板娘为和姐妹聊天,坐到了后座,我只能硬着头皮坐了前座,来回都如此安排。

军把老板娘和姐妹分别送回家,最后一个送我。和军独自在一起,有些尴尬,又有些……本该如此的感觉。念头一闪而过的时候,跑车恰好在我家墙角打了个弯儿,一别,开到村西头的小树林去了。双重惊吓,使我不能冷静,我大喊:“开过了!”军低沉地回应:“我知道。”说时,已经驶进了树林。

军说,我喜欢你。不由分说欺上了我的嘴唇,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想叫,但嘴被堵着,想厮打,手脚被军缚住了。我只能紧闭着嘴,表示抗议。我拿眼睛瞪他,他毫不理会,疯狂地在我身上喘息。我越是扭动,他喘息得越厉害。我能清楚感到他压在我身上的身体某一部分明显的变化,一种酥麻立刻俘虏了我。我忽然很渴望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借着月光,我看着他的脸,真是俊朗啊!我渐渐地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放松了,开始了迎合、呻吟。

我想,如果上帝可以原谅亚当和夏娃,那么,我也可以原谅我自己。偷食禁果的滋味,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致后来的很多次。我感觉自己一次比一次厚颜无耻,逐渐把他抛在了脑后。不得不说,军是个情场老手,他不但会调情,而且事前事后的工作也做的足够好。他比我大了四岁,却没结婚。后来我想明白了,像他这种人从没想过结婚,也没资格结婚。

他回来时,我和军已有两个月的 。并且,军也有半个月没联系我了。我心里深知自己和军之间毫无指望,同时我也知道,我和他的日子不可能再将就了。军挑起了我对新生活的欲望,我还年轻,我不想这样活一辈子。于是我想和他摊牌,想提出离婚。可我不知该如何开口。

共 641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怀着参加葬礼的心情准备着结婚用品,怀着毛骨悚然的心情步入洞房,每次同房,除了痛,还是痛,尽管有“我宠你一辈子”的承诺,每一次房事,他都胆战心惊,我会歇斯底里,他想要个孩子,但一直没有。他家的船没了,每年春秋受雇于别的船主,出海捕捞。夏天和冬天,就陪我一起看花开,数花落。花开我也哭,花落我也哭,他只能无奈地抱着我。我什么都不说,但他知道我喜欢被人抱着。他也只会这样安慰我。婚后第四年,我说太闷了,要找个活儿干。他说,随你,只要你高兴。我于是去镇上临街的小饭店当了服务员。与“军”的相逢,他回来时,我和军已有两个月的 。他得知情况后,默默无语。半个月后,他打来,嗓音嘶哑着问我在家好不好。我说,我怀孕了。那头传来忙音。一个,竟成永别。一天后,山东那边传来消息说,他失踪了……经历过生死的人,或许真会豁然开朗,放下一切。没有爱情的婚姻会不会幸福呢?为了某种需求,为了某种利益,甚至是交换,以婚姻或肉体的形式达到某种物质的或者精神的需求,这样的婚姻自古以来一直都客观存在,但这样的婚姻到底是否幸福,鞋子是否合脚,只有穿的人知道。作品通过“我”内心的煎熬,情欲的渴求,最终转变为对他的期待,情感的转变,凸显了婚姻中对物资 、精神等方面的冲突和碰撞,很有震撼力,向世人也抛出了一个很好的话题,十分精彩,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航帐】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7:50:17 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的精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楼文友: 17:07:54 大谢猜哥!如果没你鼓励,我就站下了。我会努力的!

2楼文友: 18:51:26 学习来了。欣赏了 键盘挥豪敲梦想,书签之路瞻仰望,奋力拼搏苦寒窗,一生追梦话情长。

回复2楼文友: 17:09:12 谢谢紫嫣哈!互相取经。

楼文友: 07:14:11 拜读佳作,问好晓娜。

回复 楼文友: 17:10:17 嘿嘿。咱俩儿哈,偷偷提个意见呗?你觉得怎么样?

4楼文友: 07:49: 8 那天晚上我跳进海里,游了很久,后来累了,就游到一处岸边。我想不通,就在那边一个工地上住下来,干活。后来哥想通了,哥就回来了。哥想你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回复4楼文友: 17:10:52 谢谢潮仙老师鼓励!问候老师!

5楼文友: 15:05:50 情感细腻的佳作!女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描摹得十分到位,男主角的善良体贴让女主角动容,也令读者动容。以情动人,小怪物深谙小说写作的要点!赞!欣赏学习! 慧眼观世态,拙笔写炎凉。

回复5楼文友: 01:22:57 纳兰姐,谢谢你的鼓励,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嘿嘿。我总是羡慕你,进咱马帮最初的时候就羡慕你,真的。你的文,我看了之后总觉得自己完蛋了。所以我不怎么看别人的文,看完自己就没法子动笔了。不过这样也是一种动力,让我想追赶你们。祝好哈!

老年人抽搐原因

胳膊老抽筋是怎么回事

胳膊抽筋疼是怎么回事啊

孩子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有什么作用
红河灯盏花品质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