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旗袍清韵散文外一篇

不止一次看到过,旗袍轻着的女子,在时光的碎影里,在氤氯的怀旧中,盈盈一水似的,穿尘而来。

这一幕,应该是罩在一片舒缓而蓝调的音乐里,有木地板、留声机、旧藤椅的映衬,还有如水流动的锦丝绸缎裹着一个个清秀的旧时女子,踩着江南湿漉漉的雨巷,抖落一身的海棠花衣,多么美的意境!通常在那一瞬,我的视线会被定格,神情也会恍惚起来。也许我无法预测在她们的生活和生命里,曾经有过怎样风水生起的故事,但我却清晰看到了,那些着旗袍的女子,眉目之间总流淌着一份难以言说的情愫,尤其是一举手一投足,抑或温婉雅致,抑或羞怯惆怅。可不管她们以怎样的姿态行走在尘世里,当我的目光和她们的目光交集在一起的时候,我知道,我注定走不出那那一抹属于旗袍独有的情致,从而不忍挪动我的双脚,或者移开我的视线。

依然忘不掉第一次看王家卫《花样年华》的情景。影片里,身材高挑的张曼玉在狭长幽深的巷子里,印下一叠风情万千的背影。那一件件迷醉人的旗袍妥帖地裹在她的身上,恣意绽放着屏幕内外美轮美奂的丰韵。就在那一刻,面容清瘦且身材不修长的我竟然狂热地迷恋上了旗袍,一度时期,那种迷恋,带着很深的小欢喜和几分怯怯的羞态,犹如一朵盛开在心窝深处的青莲,枝蔓缠绕着、攀爬在整个心房。

所在的小城不大不小,繁华喧嚣的经二路上,商铺林立到也会让所有爱美的女子在每家品牌店的穿衣镜前各其所得,小城的女子也会风采照人,也会婀娜多姿。不过,旗袍并不是这座城市的主色调,平日里,街面上很少见到旗袍专卖和穿旗袍的女子。尽管如此,我想拥有一件旗袍的欲望始终未减。

欣喜的是,中山大街和红旗路拐角处,一个叫做“老上海”的旗袍店在小城落脚了,店面不大,装修得简单而雅致。透过宽大的、被绿萝花架缠绕的落地窗,可以瞧见一件件真丝旗袍套着一层塑料袋,被挂在货架上或叠放在方格子展柜里。货架和柜子是木质的,只涂了一层清漆,很清凉,甚至连木头的纹路和接茬都看得一清二楚。衬着柔和微黄的荧光灯,我看见几个女人正在试穿旗袍,淡雅的颜色,流畅的线条,一下子就把中年女人的风韵给勾勒而出。我的心也在那一刻柔软起来,有种欲罢不能的诱惑让我一次次想着,那熨帖的质感和不沾尘埃的清韵,若裹着清瘦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想到无法抑制时,不顾身材娇小的缺陷,相中了一件,粉色绸缎,顺着前襟斜着绣了一朵硕大丰满的荷叶,领口和袖口手工缝制的蕾丝花边,如蜻蜓点水般的精致。最上眼的是那一排蝴蝶盘扣,轻巧玲珑,很是心仪。问了一下店主,500多块,也不贵,美滋滋地带回家,上镜,一遍遍赏着镜子面前虽然没有闭月羞花的容貌却有着玲珑身材的自己,兀自沉醉。后来由于职业的缘故,这件让我心仪的旗袍,也只是偶尔在假期里从衣柜里拿出来,秀几下,等过完假期,又安安静静地归到属于它的角落里了。

很快,夏天过去了,街上穿旗袍的女人也少了,可骨子里,对于旗袍的衷情却始终在心底盘踞着,不曾淡去。一天,闲来无事,打开电视胡乱翻着,忽而撞见三十年代的旧中国,在一片又一片的风云叱咤和情仇爱恨之中,有多少旗袍女子,为了生活和梦想,甚至为了拯救苦难的民众,穿梭在大上海的霓虹灯下,演绎了多少场从身体到灵魂的颠覆和重生?君可知,那一件件旗袍,或素净或张扬,或端庄或妩媚,到头来,却都是旧中国的女子们,从春到夏,从秋到冬裹不尽的心结!

这样的故事见多了,也渐渐悟出一条规律来,新中国的导演们,似乎只需要一个清丽优雅的靓女子、一个才貌双全的美男子,外加一件件靓丽的旗袍,随之,一段风水生起的旧时光便弥散在一幕幕风尘往事的画卷里,被慢慢地铺就开来。不过,相比而言,我更喜欢看银屏上各色式样的旗袍,缝着细密的针脚,染着浓艳的色彩,最使人爱不释手的是图案和花色,从条纹到格子、花朵到梅枝,尽显精致和高贵。至于颜色,更是异彩纷呈,藏青,猩红,鲜绿,绛紫,纷繁到惊艳,仿若这段时光被倾了城,倾了色。

银屏上的故事从春到秋一幕幕上演着,而女主人成熟丰满的身体也被一件件旗袍紧紧包裹着,演绎出与爱与情有关的故事。有时候,我在想,一定是这旗袍,让擦肩而过的俗世男女在偶遇的一瞬间,眉目之间传递出几分难以言说的情愫和诱惑,几番刻意相逢过后,自然是英俊潇洒的男子带着心爱的女子,约会在春花烂漫里,偎依在夏夜舞曲中,缠绵在冬雪夜归时……而屏幕下的我,很清晰地看见了,着旗袍的女子,幸福的脸庞衬出一圈楚楚动人的红晕出来,甚至连呼吸和心跳也是炙热的。

记得曾经两次到上海,徘徊在张爱玲故居前,那是一座被青藤爬满的二层洋楼。我在回味,也在探寻,更在细细聆听,会不会从里面传来留声机里丝丝滑动的老调?那声音会不会也是低沉的,或者是清清淡淡、缠缠不休的?然而最终,我什么也没有听见。我只是怔在那里,我的耳朵、鼻子、身体还有思想,在整栋楼里弥散而出的清淡书香和斑驳流年里漫无目的地游走着。透过散漫的思绪,我似乎触摸到了,那些略微叹息的调子里,罩着那个绝世孤立的才女,她的檀香木的柜子里,整齐排放着一件件青花瓷布衣的、藕色镂空花纱的、蜜色真丝的旗袍,如同一道与世相隔的屏障,让新旧岁月的烙印,不停地轮回和辗转。

如今,似乎很难看到带着旧时光烙印的、紫檀雕花的木箱子,也很难听到旧时光里,黑色的留声机里咿咿呀呀的声音。只是,这些声音的背后,流淌着那年那月的情怀和忧伤,它们就像一道很深的印记,被镂刻在岁月的额头上。若是你幸运,漫步在苏州城幽深的老巷子里,偶尔会撞上打着油纸伞、穿着旗袍的靓女子,笃笃行走在青石板上,清新得如同一朵盛开的白莲。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和我一样会不由自主地回头张望,直到那一袭背影消失在小巷的尽头。或者,某个冬日的午后,若有幸一个人去了江南,太阳暖烘烘地照着,一个人漫步在古旧的庭院里,步子散漫而轻盈。当我的脚步移到白墙青砖的高墙跟前,那些褪了色的旧大铁门忽而一下开了半扇,你随意抬眼,恰巧看到一位华发如丝的暮年老太,带着老花镜坐在院子里,翻出箱底尘封太久的旗袍,小心翼翼地熨平衣角各处的褶褶皱皱,又小心翼翼晾晒在一处墙角的背风和阴凉处。那墙角,错落有致的竹竿搭成的藤架上,爬满了丝瓜花或豆角蔓,风儿轻轻吹着,旗袍散着霉气的光泽,苍苍凉凉的。

这一刻,你一定和我一样,看到了老太太唇角泛起的叹息,抑或还有从她眼底满溢的那段流年,暗香涌动。

【折子戏】

少时看戏,要到大队。大队院子的西北角有一方方正正的戏台子,青砖灰瓦,飞檐雕壁,红砖铺地,两边柱子粗细有大老碗口般。老一辈说是杉木的,上了红漆,风蚀残年依旧直挺挺的立在台上。中间拉一张褪了色的陈旧太幕。平日里,戏台安安静静的杵在那无人问津,灰尘和蜘蛛密密麻麻缠绕着戏台四周,说不出的孤独和寂寞。而有戏唱的时候,周边七八个生产队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蜂拥而至,被冷落了好久的戏台会变成另一种模样,眼见那暗红色的大幕来来回回不停歇的拉合着,顶上的灯光熠熠生辉。尤其是那些粉面桃腮、披红挂绿的角儿们,踩着抬步轻轻袅袅的出来后,千种风情万般柔媚,整个戏台子上下简直沸腾了!

所幸的是,我家就在大队隔壁,出了家门到戏台,用脚丈量只要百十来步。跟同龄伙伴相比,我占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但凡村子里唱戏的时候,年少的我,急急跑到灶房,蹲在灶台边三两下吧啦完一碗饭,两只胳膊挽着几只马扎凳子,跑的屁颠屁颠的来到台前,就是为了占几个最能看清戏子容颜和身姿的好地盘。然后,等爷爷奶奶大妈婶娘们来了,赏我几毛钱,买几袋糖果和麻豆之类的小吃。至于戏台之上那些演员嘴里冒出的调子长长短短依依呀呀的,蒙蒙懵懵的,什么也听不懂,倒是台上敲锣打鼓,台下人仰马翻的热闹场面很是诱人。

慢慢大一点了,也有跟着大人,提着板凳,赶到几里甚至十几里以外的庙上或村庄看戏。到了夜晚,常常爬在爷爷奶奶的怀里睡个浑天地暗的,中间醒来,眯着眼瞅上一阵子,戏子身上那一件件绣着大朵牡丹和七彩珍禽的绫罗绸缎衣衫,闪烁出灼人的光芒,刺得我瞌睡全无。偶尔台上那一双双顾盼流转的眼睛里,传递出来的一份妩媚动人之神惹得台下的青年男女怦然心动。最让人过瘾的是,锣鼓啸天中那些扎靠背旗、头摆花翎的武生花面,耍着大刀,舞者双锤,威风凛凛,加上一群毛毛小兵连翻筋斗,好生热闹!

等到十二、三岁大小时,渐渐知道一些人间事了,也能大概听出一出折子戏的前因后果,紧锣密鼓不再觉得震耳了,生旦净墨丑也能分辨一二,特别是那角儿身披紫色罗衫,头顶凤冠霞佩,额前缀珠抖簪,满头金光摇晃,水袖挥如蛇舞,翩跹而来,竟然莫名的心生几分欢喜。

印象很深的是,那会儿经常和伙伴们下几道坡到偏远的沟底玩,总会看到这样的景象:沟沟壑壑中,乡民们赶着羊群,割着牛草,稀稀疏疏撒落在蜿蜒的一道道梁上。他们手持鞭稍,一阵阵脆响后,那伴了多少辈人烂熟的秦腔调子,便扬扬洒洒的从嗓子眼蹦了出来。东头垄上,有人扶着犁铧吼一句“秦香莲拦轿喊冤把驸马告”,远远的,西边地头,立马就能看到有人挥着锄头和一声“他杀妻灭嗣罪恶滔滔”。不一会儿,空旷的田野下,《铡美案》中黑脸包公的威武之声和阳刚之气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回荡起来。也有不甘落后的大妈婶娘们,一段王宝钏婉转动听的《赶坡》也唱的声情并茂。呵,那感觉,简直要比灌二两“西凤”白干、吃几片长线辣子、抽几口大叶旱烟来得解乏,爽口,恣意,豪放。

就这样,那些贫穷而落后的年月里,只要天气尚好,庄稼地里从春到夏,从秋到冬,都会有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一声声一段段的折子戏响彻天宇。我可爱的父老乡亲,他们把劳动的艰辛沉重,生活的喜怒悲哀,吼给头顶的蓝天白云,吼给脚下的苍茫大地。至今,我的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后生卖水后花园、薛平贵栓马寒窑前、穆桂英祭桩大路边、周仁哭妻孤坟前昂扬唱段和浑厚叫板……这一出出折子戏,声声真切,活脱脱的描摹了父辈们大喜大悲的人生,仿佛黄土高原上万千大众的生活,只在那百个人物故事,千段唱腔词句中,无一例外的彰显而出。

如今,置身喧嚣的闹市,很难再找到当年听戏的感觉了。即便听到,也是偶尔回家的夜晚,和父母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说着陈芝麻烂谷子的家谱旧事,念着锅碗瓢盆里的俗世浓情,或者只陪着二老安静坐着,看房前屋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稍上,一轮圆月托盘似的安静挂在天边,将整个村庄沉淀成淡淡的墨色。

忽而的,隔着一条又一条村落,一声声秦腔、一段段折子戏或远或近,断断续续的传进我的耳朵里来。曾经唱过秦腔的母亲,更是如数家珍般的,说,大丫,听不出来吧?这一段是《三击掌》,说的是一个宰相的女儿,为了嫁给薛平贵这个“穷小子”,居然与父母“三击掌”断绝了亲情关系。后来,王宝钏十年寒窑之苦等来的是薛平贵的忘恩负义;那一段是《二堂舍子》,正唱着刘彦昌舍亲子保养子去衙门定罪的忠义之事,千古绝唱呢!

母亲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唇齿间笑意沉沉,她的脸庞溢出一种安详和平和。也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底有一丝丝的恍惚。我盯着母亲愣神了半天,心里在想:她老人家的眼前,一定浮现出当年那一座座陈旧的戏台上一个个锣鼓喧天的场面,那些花旦凄凄切切的诉说,那些胡生千转百回的演绎,还有那一声声缠绵悱恻催人泪下的唱腔,一定倾尽了母亲对秦腔难以割舍的半生之缘。

那时,我的母亲在县剧团,主唱胡生,《周仁回府》中的一段《悔路》唱的名扬四方。后来,由于剧团不景气,解散了,母亲也回到乡里了,这成了母亲此生难以言说的缺憾。过了几年,我唯一的妹妹天生丽质,嗓质又好,偷偷跑去考上了戏校,母亲知道吃这碗饭的艰辛和磨难,心中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让妹妹去了。于是,我也有了很多机会看那些台后一张张单薄纯真的小脸,在一番擦脂涂粉后,刹那间,一个欲语还羞的东阁 呈现在我面前。等红幔布缓缓拉开时,一曲一曲的人生风雨,一段一段的深情对白,从这些稚气脸蛋和嘴里表现出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有无意看到曲终人散的时候,随他们退到台后,看所有粉墨登场的角儿,洗去一脸的油彩,露出疲惫而苍白的面颊,三三两两坐在简陋的走廊上狼吞虎咽。那饭盒里,也是一些我们平时很粗糙的素面菜食。那一刻,我傻愣愣地盯着他们,心里纳闷:原来,刚刚还在台上熠熠生辉风光无限的角儿,台下却过着和我一样平素简单的生活,她们如醉如痴的把自己埋没在别人的前尘旧事和爱恨情仇里,待谢了幕,卸了一身的云裳,一定会有一丝丝淡淡的惆怅和落寞。怎不是呢?这种感觉没,像极了一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渡口,目睹了所有的千帆过尽,忽而,繁华和喧嚣褪远,一切都寂静下来,这瞬间的落差交织在一起,又会是怎样的心绪?

依稀记得,《断桥》边,听白娘子一袭素白丧服口口声声念郎君肝肠寸断;《三娘教子》里,看补丁两肩的三娘打坐织布机前说教令郎声泪俱下;又闻《花亭相会》里,粉黛佳人张梅英寒夜临窗磨墨伴夫君读书的情深厚意跃然而上;再看《柜中缘》,更为一介布衣女子徐翠莲箱底救忠良之后的深明大义而感动……

写到这里,我想告诉你,这些散落在我身边、散落在旧村落里的折子戏,只数声牙板,只一缕琴音,硬是活生生地,能让人怔怔的,听出眼泪来。于是,台下的人们跟着唱一段,再一段;转眼间,人生过了一年又一年。

共 522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旗袍,折子戏,在中国,既有传统元素,又不失时尚内质,它们超脱了一般意义而上升为一种文化象征。【旗袍清韵】在时光的碎影里,在氤氯的怀旧中,穿尘而至的旗袍女子,带着美轮美奂的丰韵,停伫心间,盈盈一水,倾了城,倾了色。文章以旗袍为物象,穿越历史、凝视银屏、瞻顾张爱玲故居、回落现实,织就了一条条旧时光女子的生命路。顺着作者的文脉,读者闯入了一幅幅亦真亦幻的场景:于三十年代的旧中国,有多少旗袍女子,为了生活和梦想,甚至为了拯救苦难的民众,演绎了多少场从身体到灵魂的颠覆和重生;于新中国的银屏上,或素净或张扬,或端庄或妩媚,各色式样的旗袍,让擦肩而过的俗世男女偶遇,约会在春花烂漫里,偎依在夏夜舞曲中,缠绵在冬雪夜归时,演绎爱与情有关的故事。于老上海旗袍店,清瘦的女子沉醉在那熨帖的质感和不沾尘埃的清韵,买一袭粉色绸缎,成全自己的旗袍心结;于江南古旧的庭院里,华发如丝的老太,晾晒尘封箱底的旗袍;笔之所至,忧伤着旗袍女子的忧伤,梦着旗袍女子的梦,漫漶出时光深处的生活艺术和旗袍情结,简单而雅致,清逸而苍凉。【折子戏】由戏台上的折子戏、庄稼人的秦腔调子、母亲的缺憾与成全,默写出看戏的热闹、生活的艰辛与惬意。恍然间,《铡美案》《赶坡》,一声声秦腔、一段段折子戏,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响在沟沟壑壑中,撒落在一道道梁上,回旋在空旷的田野下,仿佛黄土高原上万千大众的生活,大喜大悲的人生,籍由只数声牙板,只一缕琴音,无一例外的彰显而出。意趣所指,一些散落在“我”身边、散落在旧村落里的折子戏,聆听,咀嚼,反刍,然后默然于心。文笔优美,思想丰沛,有贫寒年代的丰盈生活,也有非物质文化衰微的忧伤与感慨,催人泪下。倾情推荐。【:芦汀宿雁】 【江山部·精品推荐160 200004】

1楼文友: -18 2 :01:0 内质丰蕴的文字,散发着诗意的芬芳。

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2楼文友: -19 17:26: 9 我原来不知道为什么叫折子戏。后来,在家里发现了一个老北京戏院点戏用的戏单,是像扇子那样折叠起来的,装饰得非常漂亮。

这跟现在的点歌也差不多了!

谢谢作者老师的文章!

楼文友: -21 08: 4: 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

小孩厌食吃什么好

急性大面积脑梗死
软件小程序制作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价格